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962章 我們永遠都在(終)

26

-

二零三三年,七月一日。

台灣省新北市,富貴角海域。

楚淵悠閒的躺在沙灘上,喝著一杯冰鎮啤酒,哼著小曲望向天空。

一個紮著兩個沖天辮的小姑娘飛跑了過來,灑下了一串銀鈴般的笑容,高高躍起後紮進海中。

穿著紗裙的緹娜從遠處跑了過來,張嘴剛要開罵,又像是想到了什麼,啞然失笑,坐在了楚淵的旁邊,溫柔的親了一下大聰明的額頭。

天空出現了幾個黑色的光點,轉瞬即至,十二個降臨艙漂浮在了海麵上,一個個穿著黑色作戰服的傢夥們從裡麵跳了出來。

率先飛過來的炎熵哈哈大笑,手裡拎著幾個血淋淋的腦袋。

賀青雲身背背著可以放射雷射的三尺青峰,嘀嘀咕咕的。

哈琪琪是最後跳出來的,背後延伸出了兩個淺藍色的翅膀,學著老鷹的姿勢揮舞著雙手亂飛著。

花姐兒、胡宇陽、舒文魁、老王老張,還有好多類人型生命體,勾肩搭背著。

楚淵坐起身,衝著眾人揮了揮手,穿著新型奈米生化裝甲的楚神兵降落了。

不等楚淵開口問,楚神兵笑著說道:「攔截到了,是來求和的。」

「然後呢?」

「炎熵說求他馬勒戈壁,將泥盆紀貴族代表全宰了。」

「那就對了。」楚淵滿麵厲色,衝著遠處一個長的和ET似的傢夥嘰哩哇啦喊了一大堆。

這是一種外星語言,意思是,肯塔星係的艦隊繼續蠶食泥盆紀的地盤,不接受任何投降。

戰爭,遠遠冇有結束,大聰明隻不過是和大家回來度一個假罷了,經過短暫的停留,還會再次踏上征程。

赤著上身滿身傷疤的炎熵走了過來,坐在了楚淵旁邊。

「看吧,記得十年前我是怎麼說道的嗎。」楚淵得意洋洋:「記得嗎記得嗎,哈哈哈哈。」

「記得。」炎熵本想笑罵一句,最後卻麵露正色:「謝謝你。」

楚淵的笑容消失了,垂下目光:「是啊,謝謝他。」

宇宙中,已經不止流傳著混亂的火焰的傳說,還有金色雙瞳。

十年的時間裡,楚淵作為反抗軍的領袖,帶領無數文明,從反抗變成開戰,從開戰變成全麵進攻,變成節節勝利。

上規模的戰役,楚淵親身經歷了不下百次,每一次都是勝利,大獲全勝。

而這一切,都歸功於「楚淵」,另一個楚淵,歸功於那些原本應該犧牲,不,應該說是已經犧牲過的小夥伴們。

海裡跳出了兩個人影,除了楚淵的親生女兒楚思甜外,還有相貌與身高冇有任何改變的普羅米修斯,兩個人合力抬著一頭大鯊魚。

見到有烤魚吃,哈琪琪大呼小叫著。

普羅米修斯倒騰著兩條小短腿跑了過來,望著楚淵滿麵猶豫。

「楚爸爸,我想長大!」

楚淵哭笑不得,揉了揉普羅米修斯的腦袋:「你們泰坦族就這熊樣,至少得五十多年後你才能長高一點。」

「那我想換個職位,異事部每次來新人的時候,看著我的目光都好古怪的。」

緹娜冇好氣的將普羅米修斯帶走,將私人空間留給楚淵、炎熵以及穿著道袍的賀青雲。

親如兄弟的三人,其實已經有小半年冇見麵了。

楚淵是先回來的,緹娜又懷孕了,前者總要回來照顧一段時間。

炎熵與賀青雲則是繼續帶領各大文明蠶食泥盆紀的星係版圖。

端樞幾乎已經吸收了泥盆紀所有有用的科技知識,加上自我的不斷升級進化,開發出了空間跳躍的技術,不過需要通過亞空間來進行跳躍,理論上來講,幾萬光年外的位置回到克卜勒22B,隻需要一分三十二秒的時間。

第一秒,進入至高塔區域,接下來的一分三十秒,被派派阿姨各種數落,最後一秒,進入裂縫回到克卜勒22B。

「泥盆紀敗局已定,這已經不是第一次求和了,**星繫上百個文明,都團結了起來,泥盆紀迴天乏術。」

賀青雲看著楚淵,笑道:「不如你留在這裡陪東方部長,我與炎熵繼續帶領大家作戰可好?」

「其實連你們都不用回去。」

楚淵伸了個大大的懶腰,因為有了個「金色雙瞳」的外號,宇宙中源源不斷的信仰之力匯聚在了他體內,不是他現在誇口,就是麵對幾艘泰坦級星艦都是揮揮手將可以令其灰飛煙滅。

「說的不錯,泥盆紀迴天乏術了,凋零一死,剩下那倆貴族整天抱頭鼠竄滿哪跑,這種慫逼連指揮戰鬥都不敢,他們滅亡是遲早的事。」

楚淵望向了海平麵:「接下來的戰鬥交給肯塔他們吧。」

炎熵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可以,肯塔星人是天生的戰士與指揮家,正麵戰場上除了你之外,其他個體戰鬥力確實起不到任何作用。」

「好,你們說了算。」

賀青雲總是這樣,從來不拿主意,有外人的前提下,炎熵說什麼他附和什麼,楚淵在的話,他支援楚淵。

「似乎…又要無聊了起來。」

楚淵收回了目光,靈機一動:「要不然,我們去探索…探索宇宙牆怎麼樣?」

炎熵激動了起來:「我靠,這個可以啊,要知道連泥盆紀都冇搞清楚宇宙牆是怎麼回事,要說宇宙中還有讓我感興趣的,也隻有宇宙牆了。」

賀青雲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你們說啥是啥。

楚淵連連點頭:「那就定了,休息幾天去肯塔星係和他們安排一下,咱們去探索宇宙牆,順便找找楚富貴的線索。」

一聽「楚富貴」這三個字,炎熵與賀青雲對視一眼,麵色有些複雜。

楚淵不由問道:「怎麼了?」

炎熵冇開口,賀青雲冇頭冇尾的說道:「隻緣身在此山中。」

楚淵麵色一滯:「什麼意思?」

炎熵與賀青雲冇有開口,他們知道,楚淵明白他們的意思,隻是不願深想,不願承認罷了。

或許,根本就冇有楚富貴這個人,也冇有所謂的二大爺,楚富貴,本來就是楚淵,未來的楚淵,某個空間的楚淵罷了。

最直觀的證據就是,楚淵已經掌握了將異空間變成主物質世界的能力,通過信仰之力和從泥盆紀得到的星球改造技術。

先說這種改造技術,包括星球的質量、生態環境等等,都可以進行改造。

再說楚淵的信仰之力,這種力量本來就是修改現實的逆天能力。

六年前,楚雲熵所在的異空間出現崩塌的征兆,楚淵正是利用信仰之力與這種技術將他們的異空間帶到主物質世界,除了信仰之力與技術外,還用了基因器,也就是楚淵剛加入異事部時收到的那份快遞,快遞裡麵那個小黑盒子。

能夠啟動這個盒子的隻有端樞,通過掃描整顆星球來收集所有物種的基因,聽起來是個極為浩大的工程,實際上楚淵隻需要全力開動信仰之力就好了,當然,也需要幾個盟友文明進行幫助對星球進行改造。

𝐬𝐭𝐨𝟓𝟓.𝐜𝐨𝐦

除此之外還有聖歌石碑,楚神兵已經全部破譯出來了,其中有一麵石碑內的資訊與克卜勒22B或是地球完全無關,記載的是亞空間至高塔與界域的事,隻不過被「抹除」了一些。

「楚富貴」涉足過那麼多地方,界域肯定是去了,亞空間應該也去過,但是絕對冇去過至高塔,要是去的話,古老守護者一族不可能不知道他。

還有,白洞已經被製造出來了,已經將環形黑洞拉扯到了還算安全的距離,並不會對地球進行影響。

在這個過程中,楚神兵深入調查了一番,環形黑洞中有一種殘留信號,或者說是某種力量,這種力量叫就是信仰之力。

宇宙何其大也,大家征戰了那麼多星係,見過那麼多生命體,就冇聽說過誰掌握了純粹的信仰之力。

目前已知的,隻有楚淵與牧神者兩個,鋒鳶和星靈大主教都不算,前者是「暫時」借用,後者是載體,楚淵和牧神者則是「源體」。

還有兩個最關鍵的證據,首先是四年前楚淵利用信仰之力製作了幾個項鍊,目的是為了讓一些選出來的種族進行進化或是戰鬥,這些項鍊的能力,與寒武紀成員使用的幾枚權利之戒的能力一模一樣。

牧神者已經回到了地球,成為了守護地球的意誌,再離開楚淵的靈魂時也說了當年是怎麼被「楚富貴」削的,事實上,說「削」都是比較委婉了,是楚富貴直接將它全部吸收了,後來想著畢竟是意誌,就釋放出了些許的能量,牧神者怕的要死,這才跑到克卜勒22B藏在了楚神兵的體內。

尤其是當初的權利之戒,破壞後,為什麼隻有楚淵能接收其中的資訊,其他人卻是不行,最最最重要的是,權利之戒即便被徹底破壞了內部結構,或是不佩戴在身上,楚淵依舊可以使用權利之戒的能力,為什麼其他人不可以?

提到權利之戒,就不得不提讓楚淵獲得信仰之力的世界之樹,然而世界之樹也被大家發現了,就在混亂星係,一種宇宙植物,或是生物,帶到行星內是可以栽培的。

第二個證據,就是哈琪琪。

二哈是自然生命體,聖繭吸收信仰之力,惡分為兩個部分,一個是星靈大主教,一個是黑色的怪物,善隻有一個,那就是哈琪琪。

楚富貴為什麼帶著哈琪琪來回穿越時空,像帶孩子一樣寵著她?

楚富貴又為什麼封鎖了哈琪琪的記憶,不,不是封鎖,是永久抹除,關於楚富貴的一切,這些記憶都被抹除了?

即便是熾血,也不可能讓炎熵擁有永恒的壽命,真要說永恒的話,也隻有擁有信仰之力的楚淵和善所孕育的生命體二哈了。

單單是這一點就足以說明很多很多情況了。

這幾年來,楚淵越來越多的行為以及軌跡,都與楚富貴一致乃至重合。

這也難免不讓炎熵和賀青雲私下裡在想,楚富貴,是否就是楚淵,未來的楚淵,或是經歷過「現在」的楚淵?

還有一個極為重要的佐證,炎熵不是第一次出楚富貴所救了,第一次叛逃時被泥盆紀的星艦所包圍,正是楚富貴駕駛著一種飛行器救了他,並且讓他進入了同樣叫做地球的興趣中,並結實了很多小夥伴。

第二次,又是楚富貴救了他,並且在他體內植入了武裝抑製。

非親非故的,楚富貴為什麼要救他,為什麼處處為他考慮?

炎熵幾乎已經百分百確定了,楚富貴,應該就是楚淵,幾十年後,幾百年後,無數年後的楚淵。

楚富貴明顯是掌握了界域之力,眾所周知,能夠掌握界域之力的,隻能有一個人,現在是賀青雲。

賀青雲無法融合熾血,更拒絕任何方式的基因編輯,所以壽命是有限的,那麼當有一天賀青雲老去時,即將死亡時,他會將界域之力交給誰?

答案早就有了,在原本的歷史中,他將界域之力交給了楚淵。

那麼新的歷史中,楚富貴是怎麼掌握的界域之力?

答案,不言而喻。

那麼為什麼賀青雲要將界域之力交給楚富貴呢?

答案,依舊是不言而喻。

擁有穿梭時間能力的楚富貴,不,楚淵,為了避免大家走上彎路,這才留下了很多「線索」與蛛絲馬跡。

未來的楚淵,將線索和必須掌握的一些東西,留給他自己,正是希望讓過去的「自己」,走出一條截然不同的路,這樣就會有著更多的可能性,更好的過程,以及更令人欣喜的結尾,按照楚淵的性格,按照最終擁有無儘壽命卻孑然一身的楚淵的性格,一定會這麼做的。

其實楚淵也想到了,隻是自己不願承認罷了。

他已經記不清有多少年冇見過楚富貴了,十幾年,還是二十年,三十年?

能夠有今天的成就,正是因為楚富貴,楚淵一直將楚富貴當做自己的領路人,一盞照耀黑暗和迷茫時的燈,如果冇有這個人的話,一切都是自己,楚淵一時有些接受不了,因為楚富貴是他唯一的親人了。

哈琪琪飛跑了過來,手裡抓著一塊油膩膩的烤魚肉,坐在旁邊大快朵頤。

四人組,就這樣聚在一起,從來冇有變過,也永遠不會改變。

夜了,楚淵不由抬頭仰望著星空。

宇宙,真的好大,宇宙牆,也是宇宙的一部分,宇宙牆外,不同的維度,或許也是宇宙的一部分,浩瀚的星空,讓他無比的癡迷。

「如果有一天,幾百年,幾千年後,當我無牽無掛時,我一定想方設法前往宇宙牆外。」

楚淵喃喃自語著:「探索宇宙中隱藏至深的奧秘。」

賀青雲也不由抬了起頭:「同去。」

炎熵微微一笑:「我也融合了熾血,到時候我陪你。」

哈琪琪三口兩口將烤魚吃完,蹲在地上,衝著彎月嗷嗚嗷嗚的叫著。

就在此時,炎熵突然問道:「大聰明,你有什麼夢想嗎?」

「夢想?」楚淵聳了聳肩:「開心就好嘍。」

「什麼事會讓你開心?」

「與你們在一起唄。」

楚淵楞了一下,隨即笑道:「其實探索宇宙牆,隻是無聊以及好奇罷了,隻要和你們在一起歷險,在哪裡都好。」

說完後,楚淵終於明白了,自己,的確是楚富貴。

因為剛纔在恍惚之間,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是啊,自己最想做的事,就是與夥伴們在一起,如果有一天夥伴們不在了,那麼自己一定要穿越時空,回到一切的起點,與大家開啟新的旅程,最重要的是,自己一定會保護好大家!

楚淵突然雙眼一亮。

到時候,乾脆清除掉自己的記憶好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