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872章 森林中的眼睛

26

-

明昭乾脆冇用手,見二人摔倒,直接一腳一個飛踢!

她修長的雙腿彷彿在空中形成了虛影,速度快得讓人看不分明。而那可怖的力道,卻讓他們明顯感覺到一陣過分淩厲的風。

風的速度很快,將他們的袍子吹得落下來,臉被颳得生疼。

可這,自然還不是最疼的。

“嘭!”二人的腦袋撞在一起。

頭破血流。

在絕對的實力麵前,他們再多的用毒技巧,再多的準備,都成了徒勞。

剩餘那人驚叫一聲轉身想跑,可明昭哪裡會給他機會,不等他雙腿落地,她手中的金屬器皿就已經準確找準了他的腦袋,如同跟蹤導彈一般,穩穩砸中!

“噗通”一聲,第四人也倒地不起。

明昭丟下手中的金屬器皿,看了眼發覺是個香爐,有些燙手。

她隨手扔在地上,長腿跨過那幾個昏迷的身影,拍拍手上的香灰,十分瀟灑地邁步走向房門。

牢固的門鎖此刻搖搖欲墜,明昭輕輕一碰就掉落在地。

她自顧自笑了一聲,想了想,又回身將其中那人的袍子脫下來,抖抖灰塵之後罩在了自己身上。

巫黛屬下的這個大袍子能將麵容遮掉大半,倒是能方便她行事。

跨步走出門外,果然看見好幾個暈倒的守衛。她這裡看守的人並不算多,她冇一會兒就已經走到了室外。

監控畫麵中的院落真正展示在眼前時,她還是忍不住吸了口氣。

肉眼去看,更覺得太像了。

明明是個小島,卻讓她感覺置身於曾經那座山中,恍然如夢。

她收回視線,順著記憶裡看見的地圖,快速躲開路上的巡邏,朝著更中心的位置跑去。

這邊的防護網是分區域的,她破解了外圍,但破解不到中心區域。

所以,她得先去找到突破點。

明昭沿途十分小心,走走停停一下子便到了天黑時分。

她聽見遠處傳來陣陣議論聲和警報聲,然後便是紛遝而來的腳步聲。他們走路的速度變得很快,開始四處蒐羅明昭的身影。

明昭卻並未理會,柔軟的身姿躲藏在假山後,不斷尋找他們的破綻,從而快速向上爬。

高高的山上,佇立著一個木屋。

木屋足有三層樓高,外觀看起來十分原始,像是由人手工一手搭建,也冇有過多精美的設計,與eon這個組織給人的感覺截然不同。

誰也不會想到,堂堂第一恐怖組織eon的核心基地,竟是這個樣子的。

明昭找了個隱秘的位置坐下,又將自己手腕上的虛擬屏弄出來,一番操作後,她又將山腰處大部分監控全部破解。有了路線圖和監控畫麵,她很快就摸到了門路。

從後山向上,應該是最好的道路。

明昭說乾就乾,步伐輕巧地往危險重重的後山跑去。

然而就在越過後山守衛的那一刻,她的耳朵卻忍不住輕輕動了動。

“器械……有人闖入……時……”

明昭不知為何,心臟竟猛地漏跳一拍。

時?時什麼?是她聽錯了麼?

她頓住腳步,目光往那邊的巡邏亭看去,然後小心靠近。

幾個守衛模樣的男人正站在一塊抽菸,他們指縫裡夾著根很粗的雪茄,噴吐出來的煙味很濃鬱嗆鼻。

“人抓住了麼?”

“還冇,那人身手很好。不過……應該隻是時間的問題,那邊的守衛森嚴危險重重,早晚的事兒~”

“聽說主上今日離島了,難道是因為這個事?”

明昭皺眉,眸光微暗。

她腳步靈敏,快速到了後方,抬手便將保安亭的電線一把拔斷。燈光驟然熄滅,那幾人的對話聲也小心停住。

這裡接近後山,後邊就是一片荒蕪的無人區。

前麵距離其他保安亭還有一定的距離,短時間內其他地方趕不過來。

明昭的動作很快,指縫間兩根銀針飛射而出,輕如蟬翼般劃過其中二人的脖頸。鮮紅的血液瞬間噴湧而出,兩人眨眼便冇了聲息。

她瞥見那兩人的耳後,都烙有一個象征組織地位的印記。

剩餘兩人分頭躲了起來,身形隱藏在黑暗中,呼吸平穩到無法察覺。他們緩慢抬手,將腰間的信號器用力按下!

“沙沙——沙沙——”

信號器發出無助的沙沙聲,聲音很輕微,幾乎和風吹動樹葉的聲響融合在一起。

可就是這樣輕微地聲響,卻被對方快速捕捉。

下一秒,細細的銀針插入脖頸,氣管被瞬間切斷。

隻剩一個人了。

明昭一個閃身,很快便將逃跑的人提溜起來。她照樣看了眼他耳後的標誌,輕笑一聲懶懶開口:“你們剛剛在說什麼?答得好就饒你一命。”

eon內有著十分嚴格的等級製度,除去內島外島之分,還有無數的等級細化。

等級越高,意味著手上染的血越多。

剛纔三人死不足惜,也就眼前這個還算個新人。

“我、我、我說!”他顫顫巍巍開口,語速很慢,眼睛還同時四處亂看,顯然是想找到明昭動作裡的漏洞,藉機逃跑。

明昭輕嗤一聲,手腕微一用力,便將他的脖頸扭成了麻花,隻需要再扭動那麼一點……

男孩嚇得不輕,趕緊說道:“我們是在說……器械庫那邊……那邊有人闖入……”

“誰?”

“時……”男孩的眼睛定格在某一處,嘴唇顫抖著,吞吞吐吐不肯說完。

明昭聽見清楚的“時”字,心臟驀然收緊,神色間也染上些不受控製的慌亂。

走之前,她確實知曉時淵穆在尋找當年實驗所用的其餘醫療器械,而且應該是已經有了些眉目。

或許……

“說!”她手上的力道更大了一些。

“時……時家九……九爺……”

四周漆黑一片,森林間,一雙眼睛正透過樹葉的縫隙向下看。他骨節分明的修長五指抓著樹乾,蒼白的指節因為用力而更加毫無血色。

月亮被厚重的雲層擋住,顯得黯淡無光。

在看見黑袍之下,那纖細的身影時,那雙眼睛裡,驀然染上一抹驚訝和瘋狂。

複雜的情緒如潮水般湧上,竟是在一瞬間,蒙上了一層霧氣。

水汽太多,漸漸彙聚成了薄薄一層淚水。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