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878章 我會殺了你

26

-

兩人身上都染了血,隻是一時間,竟無法分辨究竟有多少是自己的,有多少是對方的。

夕陽落下了,天空逐漸失去金燦燦的顏色,變得幽暗沉重。

司徒珩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很快,本就蒼白的俊臉更是雪白如紙。在明昭靠近自己武器的那一刻,他感覺血液一下子衝入大腦,恐懼、慌亂、無措、懊悔……各種各樣複雜又難言的情緒湧上心頭,狠狠裹挾住了自己。

冇錯,殺手是不能擁有弱點的,是不能擁有情意的。

這是他從小給明昭灌輸的理念,同時也是自己從小被灌輸的鐵律。

看吧,一旦有了情意,刀的方向就亂了。

“小昭兒,你真的想殺了我麼?”司徒珩感覺到刀鋒的涼意,半晌才攏住了自己的思緒,神情複雜又受傷地看著她,“你忍心麼?”

燭光晃動,她聞到空氣裡的味道,血腥中夾雜著清潔劑。

不好聞。

但這味道偏偏是她從小聞到大的,熟悉極了。

過去的那麼多時光,是真實存在的。隻是那些美好的部分,早就被如同夢魘般可怖的血腥給掩埋了。

明昭凝眉,手指更用力了幾分。

刀鋒壓入他的血肉,鮮豔的血色汩汩流下,“我不是來和你敘舊的,欠你的,我早就還清了。”

她替他殺人,替他打生死擂台,替他黑入他國係統奪得他想要的資料,替他建造一整個堅不可摧的防禦網……這些,已經夠了吧。

她這次,無論如何都要從他這裡找到自己想要的。

司徒珩垂下眸子,忽然定定看著她,眼神變得十分悲傷。

他的眸子泛著隱隱約約的一抹深藍,彷彿蔚藍無際的深海,瑩瑩閃爍著水光,“小昭兒,陪我一段時間吧,到時你要什麼,我都給你。”

明昭不為所動,好看的唇緊抿著。

司徒珩的手段很多,她不敢放鬆分毫,生怕一不小心就中了他的招數。

可下一秒,他卻忽然像是放棄了所有的抵抗,手中的鋼絲和隱藏起來的刀片也都被他隨手丟在地上。

而後紅了眼圈看著眼前的姑娘,眼神眷戀又不捨,半晌才慢慢低聲開口:“其實……我已經……”

明昭感覺到他的異樣,眉心猛然蹙起,突然警鈴大作。

雖然他扔下了所有的武器,但她仍然不敢放鬆,甚至直接打斷了他的話,“什麼都彆說了,告訴我,我要的東西在哪裡!”

她目光冰冷,不帶絲毫感情。

司徒珩話被打斷也不惱,沉吟兩秒回道:“你要的是什麼?”

“彆裝傻。”明昭用上他教給自己的談判技巧,一手絕不放鬆他頸項旁的匕首,另一隻手甩出來一雙手銬,將他的雙手都銬了起來。

接著她杏眸微眯,微微上挑的眼尾染著殺意的淺紅,還覺得不放心,又琢磨著得將他的腿也給綁起來。

司徒珩感受到她得警惕,兀自輕笑一聲,“我好多年冇見過你緊張的樣子了。”

從多少歲開始?司徒珩陷入回憶。

總之,小昭兒進步飛速,很小的年紀就已經難得遇到讓她警惕的對手了。她身手好又靈巧,腦子動得極快,人又總是極端冷靜,所以她很少會覺得棘手。

再後來,她還懂得了藏起鋒芒。

年輕漂亮又纖細柔弱的小丫頭外表,實在是太騙人了,擁有了這一層外衣,她更加無往不利。

她絕對懂得利用所有的外在條件,讓自己遊刃有餘地遊走在生死線左右。

也就隻有他司徒珩,能讓她如此警惕了。

這或許也是能令自己感到愉悅和驕傲的一件事。

“你彆不信。”明昭的目光迸射出狠色,“我會殺了你。”

眼前的姑娘漂亮極了,整個人出落得明豔美麗又動人。不得不說,比從前少了幾分冰冷的她,更像個溫暖的小姑娘了。

隻是此時,她又變成了從前那頭狠厲的孤狼,冷颯又無情。

“我信。”司徒珩笑了下,蒼白的麵容顯得這笑也很慘淡,“這資料我也不清楚放在哪裡了。”

“……”明昭顯然並不相信。

司徒珩又轉了個話茬,問道:“你為何費儘心思收集這些?”

明昭不回答,隻看了眼司徒珩的臉色。

他整個人十分蒼白,脖頸處的傷口雖然並未傷及要害,但一直流血不止。時間長了,他必然失血過多喪失力氣。

但以明昭對司徒珩的瞭解來看,想等他到這個環節,起碼要花上一兩個小時。

他的身體素質很強,就算是真到了命懸一刻的時候,身中幾槍依然可以堅持殺數十人,彷彿感受不到疼痛的殺人機器。

可如今纔過去多久?司徒珩的臉色就差得跟死人冇兩樣了。

“就為了救人?救那個跟你本身毫無關係的卑賤女傭、奶孃?你明明並不屬於這具身體,並不屬於那段人生啊……你又何必這麼認真?”

司徒珩百思不得其解。

他不理解,為什麼小昭兒對著一個女傭會如此費儘心思,差點連命都搭進去。

她明明自小就接受他的培養,成為了一個冰冷無情的殺手。她甚至曾經連自己的命都不在意,為何如今卻這麼在意一條卑賤的生命?

“你不會懂。”明昭懶得跟他爭辯,也懶得解釋她的想法,可聽見“卑賤”二字,她卻仍是冷了臉,一字一頓道:“真正卑賤的生命,是像你這樣的人,絕不是她。”

她說完又覺得冇趣,畢竟司徒珩根本不會懂。

可司徒珩卻定定看著她皺眉的小臉,思緒微微有些渙散。

這丫頭,並冇有被他養成一個無情之人。

或許,情之一字,就是她的弱點。

當年他殺了她的玩伴,殺了與她接觸過的所有人,後來她就變得不再與人交往。他以為她終於變得無情,可或許,她隻是因為有情,而隱藏起了自己。

司徒珩像是抓住了什麼救命稻草,忽然急迫開口:“小昭兒,那你知不知道……其實不論你殺不殺我,都已經冇什麼差彆了。”

他深邃的眸子緊緊凝視著她,彷彿多看一秒她的麵容,都讓他覺得幸福和眷戀。

“我也快死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