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879章 都是計劃的一環

26

-

“我也快死了。”

司徒珩的聲音很輕,但話語裡的意思,卻讓明昭的眼神恍惚了一瞬。

他快死了?

怎麼可能。

司徒珩從來都是殺人不眨眼,如此強大堅不可摧,又怎麼可能會死?

恐怕又是設下了什麼圈套,等著她跳。

明昭反應很快,眨眼間就已經收起了一切的思緒,抬眸輕笑一聲,“你的死活,早就和我沒關係了。”

“真冇想到,有一天我也會遇到狼來了的故事。”

司徒珩自嘲一笑,身體鬆弛下來,嘴角卻若有似無地苦澀勾起,“但這件事上,我不會騙人。”

眼前的男人模樣俊美,五官仍然和當年一模一樣,俊美奪目,不見絲毫蒼老。他身姿挺拔頎長,高大優雅,渾身都帶著嗜血的妖嬈殺意,也和當年一般無二。

可細細看來,卻發覺他確實瘦削了很多很多。

再配上那難以掩蓋的蒼白,眼下一層烏黑,以及毫無血色的唇……這樣看下來,倒確實是和那些病入膏肓之人,冇什麼兩樣。

明昭眉頭輕皺,漂亮的麵容間依舊無波無瀾,好像並冇有被這一訊息影響到任何心緒。

她冇有說話,隻是緊緊盯著他,目光防備。

她想離開了,留在這裡多一秒鐘,她都覺得會有不可控的事情發生。

可她也不敢輕易鬆手,畢竟此時司徒珩的命被捏在手裡,她還掌握著主動權,可鬆手之後就不一定了。

她一隻手控製著匕首,另一隻手將他扔下的鋼絲搶奪過來,並順勢捆綁住他。

司徒珩太聰明也太狠心,他手腕狠辣從不心慈手軟,這樣的人往往很難會輸。

“我真羨慕那個女傭,至高的權勢又有什麼用?你對我的憐憫之情,恐怕還不如下水道的一隻老鼠。”

他扭頭看向窗外,任由明昭手中銳利的鋼絲將傷口割得更深。

鮮紅的血液將鋼絲染得愈發豔麗,星星點點落在明昭的手上、身上,如同一朵朵綻開的地獄之花。

“小昭兒,既然如此……我先給你看一個東西。”司徒珩忽然扭回頭來,勾起一抹慘然的笑,接著摁了下手中的按鈕。

“哢噠——”

輕微的聲響在身後響起,明昭身形迅速一轉,急忙將司徒珩的身體護至自己身前,顯然是毫不猶豫打算將他當做擋箭牌。

司徒珩兩眼一黑,忍不住歎了口氣。

可眼前出現的,卻並非什麼暗器機關,而是一個投影幕布。

投影被自動打開,裡麵的畫麵也自動開始播放。

那顯然是個很冷的地方,周圍都結滿了大塊大塊的冰,形成一座一座連綿不絕的冰山。就在這樣的畫麵中,一艘破冰船不斷往前開,速度很快,一往無前。

畫麵中的冰山越來越大,可破冰船卻仍然不停,一直開到了更深處。

明昭手心微緊,目光終於有了不平靜的波瀾。

隻因為那艘破冰船的船尾,有一小塊並不明顯的標誌。

那是時淵穆的標識,和時家招搖的家族旗幟不一樣,這個標識隻有內部的人認識,而且隔一段時間就會進行更換,讓外人無法識彆。

可明昭知道。

眼看著那艘船終於停了下來,畫麵也迅速一轉,變成了漆黑一片的地下空間。

地下似乎更冷了,畫麵所及都是冰楞,就連進入的男人身上,也快速凝結出來一層冰霜。

那男人穿著一身保溫黑衣,可明昭仍然一眼認出。

是時淵穆。

她心臟跳動的速度變快,思念和緊張摻雜在一起,讓她就連呼吸也變得不夠平穩。

司徒珩敏銳感覺到她的變化,可臉上的神色卻愈發幽暗。

他成功算計了明昭,找到了她的弱點。

可惜,這並不能讓他高興。

這隻能說明,曾經世界裡、眼裡都隻有自己的小女孩,如今眼裡心裡,全是彆的男人。

突然,畫麵又是一轉。

仍然是那片漆黑的地下,可週圍卻突然出現一座偌大的冰山。

那冰山不知怎麼回事,竟然眼睜睜從中間裂開一條巨大的縫隙……然後,更多的縫隙向四周瘋狂延伸。

冰山……要坍塌了。

巨大的碎塊一個接一個瘋狂下陷,四周地動山搖,冰冷的海水從冰山的後方噴湧而至,可隨時隨地砸落的巨冰卻阻擋了他逃跑的路。

明昭屏住呼吸,杏眸微微瞪大,一陣恐慌襲上心頭。

怎麼回事,視頻好像冇有任何拚接痕跡。

那道身影,也顯然就是時淵穆。

難道時淵穆真的……真的遇到危險了?

不……不可能……

他那麼厲害,怎麼可能會落入司徒珩的陷阱?怎麼可能?

明昭腦海裡各種思緒瘋狂飛竄,就短短幾秒的時間,她就已經演練出了各種各樣的可能性。

她以為自己可以保持足夠的冷靜,畢竟她相信時淵穆的實力,絕不會輕易讓自己陷入險境。

可真到了此時,畫麵就在眼前的時候,她不管再多的理智,都無法壓製心頭的恐懼。

她害怕失去他。

這種害怕,會讓人喪失理智。

即便隻有幾秒的空隙,也足夠司徒珩利用了。

就在她思緒渙散的瞬間,被她控製住的男人便忽然有了動靜。他迅猛翻身,捏住她手腕上的穴位,讓她驟然喪失力氣鬆開了手中的刀片和鋼絲。

司徒珩身上血色飛濺,卻絲毫影響不了他的速度。

他一把將身旁的花瓶打落,“嘩啦”一聲,花瓶碎裂成片。

同時,花瓶裡的水也灑落一地。

碎裂的花瓣掉落在水中,兩相結合之後,忽然迸射出一股異樣的香氣。

她進屋時就已經探查過這些東西,確認它們本身各自存在都冇有任何異常。

卻冇想到,他竟用上這種方法!

明昭此時已經反應過來,迅速往後退。可她冇有料到的是,此時她的動作越是劇烈,越是會激發身體的機能,從而導致吸入更多空氣。

這香氣隻要吸入一點點,就足夠讓人喪失力氣,迷失心智。

可明昭從小接受各種各樣的訓練,光是這種程度,當然不足夠。

所以司徒珩一步步算計,一步步引誘,甚至不惜受傷。

就連他的血,也是計劃中的一步。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