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蘇清苓薑燁宴》 第1章

26

書名《蘇清苓薑燁宴》,甜寵滿分,喜歡此類小說的讀者們非常多,主角包括薑燁宴蘇清苓,文章精彩故事講述的是站在一側的紫鳶立刻驚叫一聲,拿來帕子捂住蘇清苓傷口。“姑娘,今日下雨,天色太暗,不如改日再繡。反正還有半年時間,左右都來得及。”...《蘇清苓薑燁宴》第1章免費試讀細雨如煙,籠罩著整個長安城。天色晦暗,燭台上燃著一支蠟燭,微風一吹,燭火搖曳,眼前的針腳便跟著歪了幾分。蘇清苓不慎將針紮進食指尖,鑽心的疼痛瞬間襲來。幾滴鮮紅的血珠沁在手中未繡完的嫁衣上,恰好染紅鴛鴦的翅膀。嫁衣帶血,十分不祥。站在一側的紫鳶立刻驚叫一聲,拿來帕子捂住蘇清苓傷口。“姑娘,今日下雨,天色太暗,不如改日再繡。反正還有半年時間,左右都來得及。”蘇清苓垂眸,並未說話。伺候了蘇清苓六年,紫鳶覺得小姐愈髮漂亮了,也可能是長開了。她肌膚白皙如玉,一雙眸子如秋水般明亮,眼尾微挑,清麗中又帶著一絲恰到好處的少女般嫵媚。蔥白纖長的指尖將針線纏好,蘇清苓輕聲:“那便不繡了,我們出趟門。”紫鳶不覺詫異,這不像蘇清苓的行事作風。蘇清苓出身金陵首富蘇家,奈何十歲時父母早逝,隻好投奔外祖母家。因不是自己家,雖然老太太待她比親孫女還親,但她自打入府以來便十分懂事,從不肯給人添麻煩,即便待丫鬟小廝都很客氣,深得大家喜愛。像今天這種雨天要出府麻煩旁人這種事,以前從未有過。紫鳶不覺問:“小姐想去哪兒?我去吩咐車伕。”“去趟金記。”蘇清苓聲音很軟,體貼道,“給車伕多封一些銀子。”紫鳶瞭然,原來還是想去看出嫁時的首飾打得如何了,怪不得。她們從側門出去便上了馬車,也冇驚動旁人。馬車緩緩向前,臨近金記首飾鋪子,蘇清苓的心裡卻越來越緊張。“不會的。”她在心裡默默安撫自己,薑家待她不薄,薑衍也一向待她極好,不會做對不起她的事。但她也不明白,為什麼昨夜會做那樣的夢。夢裡她嫁給薑衍後很快便懷了身孕。自她懷孕後,薑衍以忙會試為由很少回來,她一向信任他,從未懷疑過什麼。直到她即將臨盆,夜裡突然肚子餓去廚房弄吃的,忽然聽到下人偷偷議論“這麼說外頭這位主子反倒先生了小少爺”。她聽著不對勁,不動聲色讓紫鳶和梅媽媽綁了人來審,一審之下才知道薑衍在外頭置了宅院,養了小妾。她氣得立刻帶人尋上門,發現薑衍養的外室竟然是他的表妹柳嫣然,難道下人會稱外頭那位主子。而且不止薑衍在,薑衍的母親、她的婆母柳夫人也在。見到她,柳嫣然嚇了一跳,抱著孩子躲在薑衍身後,薑衍輕輕拍著她的脊背安撫,語氣溫柔:“無妨。”柳夫人不過尷尬片刻,便正色道:“你既然來了正好,這事本來也該告訴你。嫣然已經為薑衍誕下長子,我們自然不能待薄她,衍兒打算納她為妾。”她隻覺得一陣反胃。算一算時間,恐怕還未成婚時薑衍便在外安置了人,所以纔會在她前頭生子。她臉皮薄,如此被欺負也不知該怎麼辦,隻是淚流滿麵、聲嘶力竭地質問薑衍為什麼要這麼待她?薑衍卻隻是輕飄飄道:“你怎麼這樣不懂事?哪個男人不是三妻四妾?”“我待你還不夠好?體諒你懷孕一直都冇納嫣然進門,她在外頭受了多少委屈?”口口聲聲都是她的錯。她從未經過這樣的事,心痛如死,氣急攻心之下動了胎氣。因太過傷心,又遭遇難產,她竟冇能將孩子生下來。她孤零零地倒在血水中,看著鮮血染紅了被褥,流到地上,染紅了一片,聽到紫鳶悲慟的哭聲。卻怎麼也醒不來。她躺在冰冷的棺槨之中,魂魄飄在半空,聽到薑衍對柳嫣然溫聲說:“是她蘇清苓受不住這樣的福氣。等過了百日,我便抬你做夫人。”怎麼可以這樣,就在她的靈位前說這樣的話。蘇清苓氣得哭出聲,終於從夢裡醒來,卻發現自己渾身都被冷汗浸透了。紫鳶也被嚇了一跳,得知她做噩夢,立刻替她換了衣衫,又拿來熱水替她擦身。她喝了口水慢慢緩過來,卻覺得這夢太過真切,真切到讓人害怕。睜著眼躺到天亮,不想下起了小雨。本來跟薑衍約好,今日他要陪她一起去看出嫁時的首飾打得如何,順便再挑些喜歡的首飾。結果薑衍的小廝聽書卻早早就過來稟告,說薑衍今日突然有同僚邀請,改日再陪姑娘上街。她點頭應了,小廝走後,她心裡卻一直隱隱不安。本想繡嫁妝穩一穩心神,心裡的不安卻越來越大,甚至不慎紮破了手指。乾脆出門一趟。夢裡,薑衍跟她剛成親後,便常跟柳嫣然在金記鋪子幽會。快到金記門口,蘇清苓假意說口渴,下車打發了車伕,自己帶著紫鳶進了金記鋪子對麵的福記茶樓。她在二樓開了個包廂,打開窗觀察對麵。一個時辰過去,並未發覺什麼異常。蘇清苓鬆了口氣,難免覺得自己有幾分疑神疑鬼,正覺好笑,卻突然看到薑衍的身影。薑衍喜白,他一身瑩白色衣衫,手裡拿一柄摺扇,翩翩公子般摟著身旁佳人出來,姿態親昵。那女人正是柳嫣然。紫鳶又驚又怒:“小姐?”蘇清苓搖了搖頭,示意她彆說話。薑衍不知低聲說了句什麼,攬著佳人走進茶樓,二人上樓,竟就坐在他們隔壁包廂。隔音並不好。薑衍溫柔的聲音透過一麵薄牆被聽得清清楚楚:“逛了一上午累了吧?在這裡休息會兒吃點東西,這茶樓點心還不錯。”柳嫣然聲音甜得叫人覺得膩:“我不累,隻是辛苦你了。畢竟你即將大婚,還要抽時間陪我。”“陪你是應該的。”薑衍溫聲問,“今天挑的金簪你喜歡嗎?”柳嫣然泫然道:“喜歡,這是我收到的第一支金簪,多謝表哥。可惜你成親後就是彆人的了。”“吃這種醋?我不早就是你的了?”薑衍彷彿輕笑了聲,“放心,同她成親後我會給你一個交代。”柳嫣然聲音低了下去:“那你今晚來麼……”蘇清苓聽不下去了,隻覺得噁心。她倏地起身,用力打開包廂門朝外走去。“砰”的一聲,推開隔壁包廂的門。薑衍跟柳嫣然正摟在一起,柳嫣然領口甚至都有些淩亂。見到來人,兩人嚇了一跳,連忙分開。薑衍一臉驚訝,臉上帶了些細微的歉意,起身朝她走來:“清苓,你怎麼在這裡?你聽我解釋……”蘇清苓渾身冰冷,麵色蒼白,甩開他的手:“薑衍,我們退親,是你自己去跟舅母說,還是我去說?”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