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44章 番外·北海有魚

26

-

金麟在人世間走了兩百年,一直在找一個人的轉世。

那個欺騙了他犯下彌天大謊的人。

金麟是錦鯉族的少族長。

提起錦鯉族,便是溫順和善和氣運爆棚的代名詞,但是金麟天生和別的錦鯉不一樣。

他戰鬥力很高,可以一人打退一隻凶獸。

當他展現出驚人的暴力天賦的時候,族長老淚縱橫,捶胸頓足說自己後繼有人了。

清河師尊更是提著他的魚尾巴就把他拐回去當徒弟了。

而如果他知道自己成年之後差點給族中帶了莫大災難,那在他還未成為少族長之前他就會離開族群。

金麟的日子過得順風順水,順財神就不必了,他們錦鯉不愛財。

日子過得太舒坦,所以他便起了要出去玩的心思。

把他寶貝妹妹丟給新來族裏的小麒麟,他拍拍屁股就跑了。

這一路就跑到了北海。

北海荒涼,氣運衰竭,連新來的龍王都是一條海蛇修煉蛻化成龍的。

其他三海金麟都去過,唯獨這北海冇來過。

他師父說北海水族陰險狡詐善奪他們氣運,錦鯉是萬萬去不得的。

但金麟偏偏生了一身反骨,出了門就直奔北海。

然後他在北海遇見了那個改變了他一生的女孩。

北海果然氣運衰竭到了極點,連三公主都幻化不成人形,甚至連龍族血脈都隻有一絲。

白姣躲在岩石後麵偷看他,潔白的魚尾泛著銀光,大部分沉在水裏,因為血脈不純,臉上還保留著魚鱗,似龍鱗又似魚鱗。

鮫龍混血。

金麟在早就發現她了,但是處於好奇隻是不動神色觀察她。

金麟觀察白姣的同時,白姣也在觀察他。

初見白姣,金麟彷彿被什麽東西直接擊中了心田,看見她便覺得心中酸酸澀澀。

他覺得自己可能有了心疾。

往後兩百年的尋覓中,他才知道,這叫愛情。

金麟在北海待了十年,對比仙獸動輒百千年的壽命這些時光簡直不值一提。

但這十年也足夠他愛上一條鮫龍混血的魚。

金麟想帶白姣走,但是白姣不願。

她說:“我不能自私,我的家人都在北海。”

金麟不懂:“北海氣運衰竭,你留在北海直至壽元將至也不能幻化成人。”

如果跟他回錦鯉族,那就不一樣了。

金麟在北海的這十年已經改變了北海的氣運,越來越多的水族可以借著他的運勢幻化。

貪心的北海自然不會放金麟離開。

所以北海龍王扣下了白姣。

在他拿白姣威脅金麟的那一刻,白姣不再是他的女兒,而是他和金麟談判的籌碼。

他告訴白姣,隻要拿到溯本歸源珠,他就放白姣離開,並且給予她父親的祝福。

白姣把訊息帶給了金麟。

溯本歸源珠?

一顆放在族長房間裏從來冇人動過的灰撲撲的破珠子。

隻不過是一顆破珠子,如果能換回來白姣,那他願意。

所以金麟盜取了溯本歸源珠。

神珠入還,麒麟一族氣運傾注。

刹那間,北海風雲變幻,氣運大變,滾滾海水翻騰。

改天換命!

金麟這才知道自己犯了什麽錯。

他第一次看見族人如此憤怒,他也第一次知道這顆珠子有多重要。

那是麒麟一族全族氣運凝聚的,是留給世間唯一一隻小麒麟的……遺物。

北海改命已成,錦鯉族雖然逼迫他們歸還溯本歸源珠,但到了嘴裏的肥肉怎麽可能再吐出來。

金麟這輩子都記得北海那條黑海蛇醜惡的嘴臉。

“溯本歸源珠是金麟自願給的,要說騙,也是白姣騙的。便用白姣抵天罰好了。”

天道憤怒。

斬斷白姣魚尾,令她入輪迴,永世早衰,不得所愛。

是懲罰白姣,也是懲罰金麟。

金麟的命運就是眼睜睜看著愛人一次次在他麵前死去卻無能為力。

金麟自己也數不清是第幾世了,他漫無目的地尋找白姣轉世,想守著她長大的時候,他的妹妹福妞也進入小世界“報恩”。

所謂報恩,便是了結前世緣。

前世緣不過也是天道註定的,隻為了讓錦鯉一族心甘情願做一個氣運容器。

金麟縱觀麒麟、錦鯉二族命運,何其可悲。

不過是天道工具,全族被操控不得自顧。

最後全族走上了麒麟族的老路。

一族氣運換後輩脫離苦海。

不過他們比麒麟族聰明些,麒麟族留下來了那隻不太聰明的小麒麟,而他們留下了一池子的小魚苗。

不過在此之前他們要拿回溯本歸源珠。

本以為是一場惡戰,索性闖入了個人類。雖然聽不懂什麽是非法成精,不過倒是輕鬆解決了北海的事。

原來那個喜歡福妞的人類是法則,還是可以製約天道的法則。

金麟覺得他勉強夠資格當自己妹夫了。

解決族中命運大事之後,金麟又回到了人間。

他已經找到了白姣的轉世——福妞的室友,楊甜甜。

斷尾之痛讓她不良於行,每當多走幾步便猶如千針紮腳之痛,加上每世早逝,她的身體從來就冇好過。

天道冇有改變白姣的命運,不過金麟用自己的氣運換了她的終結。

這一世過了之後她就會投胎成汪洋大海裏的一尾魚,不能修煉,但從此不再受病痛折磨。

這一世的白姣死於二十九歲。

比前幾世活得要長。

金麟看著她的親人、朋友圍著她的墓碑哭泣,但是他心中卻是高興的。

等人群散去,金麟纔出現在她的墓碑前。

“他們不應該哭的,他們應該為你高興。”

“阿姣,真好。以後你就能自由自在活著了。”

在北海的時候活在父親的謊言、母親的泄憤中,轉世成人卻不得善終。

白姣終其幾生幾世都是悲哀的。

金麟捂住胸口癱坐在石碑前,他不知坐了多久才跌跌撞撞離開。

一切都是有代價的。

金麟回到了錦鯉族,此時的他紅顏白髮,一身清冷。

他望著族長和師父的眼睛,然後緩緩向他們一拜,“族中罪人金麟,前來領罰。”

金麟有愧族群,雖冇人怪他,但終是惶恐。

他願用剩餘壽命彌補他們。

錦鯉族金麟,少族長,壽元傾儘,三百七十五歲,死於族中。

族人大悲,無以救。

死後骸骨投於北海深處。

北海有魚,繞白骨不離。

哦,忘了說了,今天是be專場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