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月光

26

-

我穿越了,第一次穿越我還有點懵。還冇來得及反應過來,我就被一個女孩撞到。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我們雙雙道歉。

“唉,你不是本校的吧,是不是也是來看校慶的?”

“啊?那個我好像迷路了,這裡是哪裡啊!”

“這裡是熙大,要不要跟我走,薑溱郝愔學姐的節目快開始了!”

薑溱?郝愔?我心裡一動。

“走!”

趕到場館的時候,節目剛開始了。

我還在大口喘著氣的時候,就聽到郝愔大大咧咧的嗓門:“同學們晚上好啊!”

郝愔穿著黑色休閒西裝,頭髮已經剪短到肩頭,朝台下揮著手:“今天我們要給大家帶來《迷宮》!有冇有掌聲,搭檔你怎麼不說話啊!”

郝愔朝身後抱怨,薑溱穿著一身白色休閒西裝,頭髮側編在一旁,笑吟吟聽著郝愔說話。

她走上去,給了郝愔一手肘:“是誰叭叭叭不停,我都找不到機會說話。”

薑溱臉上搞怪的小表情再配合上郝愔在她身後做鬼臉,惹得觀眾一頓笑,我也在台下笑著,卻笑出了眼淚,郝愔還是那麼活潑,可是薑溱。我望向她,她大大方方握著郝愔的手,明媚的笑了。

看來郝愔把你養的很好,都會說俏皮話了。

節目開始,音樂聲響起,郝愔熟練的撥弄起吉他,我大吃一驚,這還是那個在藝術節前磕磕絆絆學會吉他的郝愔嗎?現在都可以彈這麼熟練了嗎?看來薑溱冇少在背後努力啊。

“打不開又關不上的聊天視窗……”台上的她們唱起歌,台下的我們也在唱。

唱到“誰主動誰退縮”的時候,我突然鼻頭一酸,我看見台上的她們默契對視了一眼,眼裡都帶著閃閃的淚光。

剛纔帶我來的那個女孩看我愣住,在旁邊跟我解釋:“你應該不認識,郝愔薑溱學姐在我們熙大有名的一對情侶。聽說兩人從高中談到現在,感情很好……”

我聽著,留下了眼淚。這些我都知道,我再清楚不過。隻是我一替她們開心就想哭。

歌詞唱的不正是她們,當初情竇初開的時候,一個主動一個退縮,一個嚮往未來一個被過去禁錮。

但是我知道後來的郝愔替薑溱打開了枷鎖,帶她走向未來。

我帶著淚水又唱又跳為她們的感情歡呼。

唱完的時候,郝愔牽著薑溱的手一起鞠躬,然後說:“感謝各位同學的掌聲,這是我們最後一次表演了,今年我們就畢業了。”

她們下台的時候,我悄悄從人群中出去。

大學外麵一片粉紅泡泡,我看到花店的標題才知道原來今天是情人節啊。

我看見薑溱遠遠站在路邊刷手機,我想了想,跟旁邊花店買了一束粉色玫瑰,走向薑溱。

“你好。”

“哎?”薑溱詫異的看著我:“你是?”

“小姐你好,本店做活動,隨即挑選幾位幸運路人送出鮮花一束,你被我們選中。”我把花塞到薑溱手裡,她瞪大了眼睛:“我嗎?”

她把臉湊近花聞了一下,粉色的花和她白色的衣服在她的臉上反光出一片緋紅,白皙的皮膚顯得清透:“謝謝,花很漂亮。”

我離開她,躲在一旁,看郝愔抱著一束玫瑰穿過斑馬線。

薑溱立馬把手舉高,蹦了幾下:“我在這!”

郝愔加快了步伐,在到達馬路邊的時候抱住了薑溱。

兩人抱了很久才分開,薑溱眼裡閃著光興奮的接過郝愔手裡的花:“你好慢啊。”

“花店人太多了。”郝愔自然的抱過薑溱懷裡的粉色玫瑰,牽起她另一隻手:“走吧,回家。”

她們往我這邊走,我壓低了帽子,快步走向她們,與她們擦肩而過。

走出兩步,我看見薑溱抱著郝愔的手撒嬌:“我今晚要吃蛋糕。”

“好,不過這束粉色玫瑰你買的?”郝愔扭頭看她,車隊在她的臉上掠過一秒,我看見她上揚的嘴角。

“不是啊,”薑溱笑嘻嘻的說:“剛纔花店做活動送的,你說我運氣好不好。”

“當然好了。”郝愔捏了下她的鼻尖:“想吃什麼蛋糕?”

“草莓!”

她們嬉笑大鬨著慢慢走遠,我回過頭抹掉眼淚。

你們可一定要一直幸福下去啊。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