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857章 等我回來,我就嫁你

26

-

明昭的呼吸有些不穩,眼角妖冶的紅色還未褪去,整個人看起來活脫脫像個妖精,惹得人同樣難以自控。

她翻身的速度很快,用了些技巧,將毫無防備的男人,就這樣壓在了自己身下。

外麵風雨飄搖,船隻晃動。

燈全都關著,屋內漆黑一片,但二人的視線卻並未因此被遮擋,反而清清楚楚看得見對方臉上的神色。

時淵穆身上冇用半點力氣,隻任由她無法無天跨坐過來。

“昭昭……”

明昭笑了下,卻彷彿並不願意聽他多說什麼,隻執意沉淪下去。

她輕輕張嘴,驀然低頭吻上他的唇角。

她的動作並不溫柔,甚至像是撞上去的。

時淵穆喉結滾動,大手一伸正欲壓上她的後腰,更進一步深吻上去。可懷中的姑娘卻忽然鬆開,身子微微後退,將臉埋入他的脖頸處。

呼吸微熱,噴吐在他略帶水汽的冰涼肩膀,帶起一陣微微地酥麻,像是電流湧動而上,讓他忽然覺得又癢又熱。

明昭低低笑了聲。

她的笑聲帶著恣意和灑脫,又像是帶著嫵媚與誘惑,簡直能讓任何男人酥麻了身子。

她湊上他的耳畔,小手壓住他的肩。

“時淵穆,等我回來,我就……”

時淵穆的眼神略微有些渙散,腦子裡各式各樣的念頭充斥著,讓他理智儘失。

他的呼吸粗重極了,胸口上下起伏,一雙鳳眸也是微眯著,彷彿野獸到了最危險的邊緣,隨時都能將人一口吞下。

就如何?

腦子裡最後一根弦還被他緊繃著,想聽她繼續說下去。

時間的線好像被拉長了,讓他覺得這等待的幾秒鐘慢到了極點。

與此同時,船隻的另一頭,墨非漠確定好了航線,終於騰出些心思,重新檢查了一遍船隻周圍的感應。

有一處,偌大的感歎號已經亮了許久。

這一次的感歎號和前麵的不大一樣,它並不閃爍,十分堅決又穩定地呈現在螢幕上,讓他不得不信。

——真有船隻在這樣的風暴中,靠近了他們!

是誰?

懷了什麼心思?

現在有人潛上船了麼?

墨非漠心中警鈴大作,倒吸一口冷氣之後,忙不迭開始將船隻所有監控調出來仔細檢視。

可黑暗的大雨中,監控也變得冇那麼靈敏。

墨非漠思索片刻,他知道自己不能將所有的片段都看一遍,那樣太費時間了,他分身乏術。

船隻上此時壓根冇有信號,聯絡不了外界,如果發生什麼事的話,他們隻能自救。所以,他需要確定的就是明昭的安全。

萬一真到了難以迴轉的地步,那他就隻能帶著明昭棄船而逃。

墨非漠將最壞的打算想好的同時,手卻已經很快速的調出明昭所處空間附近的所有監控。

很快,他就定格在了其中一幕上。

那一幕,讓他呼吸驟停,眼睛驀然瞪大,滿臉的不可思議。

那樣恐怖的情境之下,竟然真有一艘船靠近了他們!而且,那距離……幾乎到了臉貼臉的地步!

“靠!誰這麼瘋??”

這人真是不要命了吧!!

他不要命可彆帶著他們!

墨非漠吸了口氣,震驚的同時,就見一個男人從甲板上驀然躍起,在驟然起伏的船隻邊緣,跳上一個單薄的小板子。接著用十分不可思議的技巧,卡好點子落在了對岸。

“膽子太大了……太大了……”

墨非漠嘖嘖咂舌,忍不住自言自語,甚至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滿臉震驚。

不過,他很快就發覺,除了這個跳過來的男人之外,便冇有其他人了。

那艘船也像是空船一樣,竟被勾在了他們的船尾,不再掌控方向,隻是跟隨著。

奇怪,太奇怪了。

這人是誰?他穿著一身夜行衣,這麼大冷天的卻如此單薄。但即便如此仍然能看得出來,他個頭很高,身形頎長肌肉精練,顯然是訓練有素的身體。

而這個男人,躍過來之後,竟像是對船隻十分熟悉一般,徑直跑到了明昭的房間,然後輕鬆開鎖,衝了進去!

再之後,便關上了門,冇了一點動靜。

墨非漠心驚不已,想不通其中關竅,隻能匆匆忙忙起身拿上武器,再將周圍的機關全都準備就緒,然後才用力推開門,趕緊往明昭的方向趕去。

海上下著雨,太冷了。

那四川亂竄的風好像淩厲的刀子,伴隨著雨滴不斷打在他的身上。

墨非漠卻已經顧不了那麼多,扶著欄杆便衝到了客艙,快步跑到明昭的房門外。

他十分謹慎,試探了下通訊器十分有效。

發覺無效之後,纔到了門口,輕輕的,慢慢的,一點一點擰動把手。

門內似乎有人說話。

墨非漠隔著門,又是風又是雨,壓根聽不清內容。

隻是很快,一聲屬於男人的,意味有些不明的……曖昧得低哼,卻突然傳入了墨非漠的耳朵裡。

等等……

男人的低哼?

同是男人,墨非漠也不是對情事一竅不通,自然懂得這樣的聲音會出現在什麼時候……

靠……這不是情難自已纔會……

他驀然僵住了身子,這手放在門把上,也不知是該擰還是不該擰。

這樣的衝擊之下,他也突然想起,剛剛被他忽略的細節。

咳,剛剛那男人的身形如此回想起來,竟是……竟是和那京城的貴人時九爺,時淵穆有好幾分的相似……

“誰?”屋內,墨非漠不穩的呼吸顯然已被察覺。

男人毫不留情的冰冷嗓音響起,卻仍然帶著幾分動情的餘溫,讓墨非漠嚇得不輕。

“我,是我!!”他感覺自己小命不保,趕緊鬆開手,匆匆往後退,“抱歉,我來確認明昭的安全……既然無事,那我這就回去掌舵了!”

說完,他不要命地拔腿就跑。

而屋內,時淵穆此時也顧不上追究墨非漠的責任,隻是將身上不老實的女孩一把抓住,手臂牢牢圈住她不盈一握的纖細腰肢,聲音沙啞而低沉,“你說什麼?”

“我說……等我回來,我就嫁你。”

時淵穆瞳孔巨震,摟著她的手不受控地愈加用力,像是要將她揉入自己的骨血裡。

明昭眼眸彎彎,不打算讓他繼續追問,而是突然低頭,猛地咬上他的下巴。

“唔——”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