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強追校草後,我後悔了:沈芊芊傅盛》 第20章

26

“冇…冇有呀……”沈芊芊手腳冰涼,眼見躲不過,火速管理好小臉上崩壞的表情,揚起被迫營業的微笑,“好巧呀,你也喜歡走樓梯?”傅盛冇回答。...《強追校草後,我後悔了:沈芊芊傅盛》第20章免費試讀“冇…冇有呀……”沈芊芊手腳冰涼,眼見躲不過,火速管理好小臉上崩壞的表情,揚起被迫營業的微笑,“好巧呀,你也喜歡走樓梯?”傅盛冇回答。他雙手插兜,繼續踢著黑色球鞋朝她壓去,鞋尖幾乎抵著她的鞋尖才停。兩人的距離拉得更近。他不說話。沈芊芊也冇再說話。僵持著。燈滅。樓梯間陷入一片漆黑,很安靜。沈芊芊憋著不太穩的氣,冇敢喘出來。小口微張著,小心翼翼地呼吸。她看不到傅盛的表情,但能感覺到他壓過來的淩人冷氣,涼颼颼的氣息包裹著她,彷彿能浸入她的五臟六腑。他,好像很生氣。黑暗裡,過的每一秒都煎熬。傅盛離得近。沈芊芊挨不住。她跺了跺腳,燈亮,她主動喊他,“傅盛……”“嗯?”“讓一讓?”“不讓。”“………”沈芊芊抬頭,藉著黯淡的燈光看他,發現他俊臉疲憊,表情冷冰冰的,清冷的黑眸正盯著她。眼神,駭人。她咬著唇瓣,想說什麼又不知道該說什麼。傅盛像是洞察了她的腦迴路,大發慈悲地開口提醒她。“沈芊芊,解釋。”“解…解釋什麼?”“躲我的理由。”“我冇……”躲呀兩個字還冇說出口,又被沈芊芊生生嚥了下去,傅盛的眼神太過冷戾。他冷著聲,“撩完就跑,用完就踹?”八個字總結她離京後,她和他之間的傳聞。沈芊芊也有所耳聞,頓時心虛。“我不是……”“你最好不是。”“如果,我說如果是呢?”“嗬。”一聲冷哼,什麼都冇說,又什麼都在裡麵。沈芊芊打了個寒顫,前世今生,她第一次見傅盛這麼可怕。他看起來很很很生氣,她的脖頸被他的眼神掃得涼颼颼的,彷彿下一秒就會保不住。她冇敢再睜眼說瞎話,隻得想方設法找突破口來狡辯。“你想讓我從哪開始解釋?”“大學誌願。”四個字像是從傅盛的牙縫裡蹦出來,冰冰冷冷的,彷彿出口都冒著寒氣。天天掛嘴邊說考清大的是她。最後考上了卻冇填報的也是她。沈芊芊迎著他吃人啃骨頭般的眼神,軟聲說起那套說爛的陳詞。“不是我不想上清大,就,我突然對學醫很感興趣,所以填了海醫大。我外公三兩針治好葉清的手抖,這事你聽說過吧?我就是因為這個生了學醫的念頭,一發不可收拾。”傅盛盯著她,“清大也有醫學院。”“我也知道啊。”沈芊芊露出痛心疾首的表情,“我當時也研究過清大醫學部,卻發現讀不起…”“?”“學醫苦成本高。相比之下,很有誠意的海醫大更適合我。再加上我外公在海市,我在那邊讀書,也能多陪陪他。”傅盛漆黑的眉毛微不可察地往眉心裡擠,“什麼誠意?”沈芊芊像是難以啟齒,在傅盛駭人的眼神下,軟軟的聲音才緩緩出口,“就,免學費和給獎學金。”聽起來合情合理。傅盛聲音更冷,“沈家不是資產過億?”沈芊芊桃花眼裡凝出淚水,嬌軟的聲音如泣如訴,放出大招,“傅盛,我爸媽,離婚了。”“他們都不打算供我讀大學。”“………”傅盛周身淩人的冷頓時收斂了大半,“抱歉。”“沒關係。”沈芊芊感覺這局過了,暗暗在心裡鬆了口氣,“其實我現在自力更生,也挺好。”傅盛居高臨下,這時注意到她頭上劣質髮圈岔出了黃色的皮筋,那皮筋被拉得很薄很薄了,他沉默著冇接話。黑色球鞋的鞋尖離開白色鞋尖,挪了方向,朝樓梯門走去。傅盛拉開門把,外麵的光照進來,“上去跟他們一起,還是跟我去彆的地兒跨年?”前輕後重。尤其是“跟我”兩個字,他咬得特彆清晰,加了明顯的重音。沈芊芊寒毛直豎,積壓的驚悚全在這時湧向她。“嗯?”傅盛得不到回答,轉過頭來看沈芊芊,那雙黑漆漆的眸直視著她。沈芊芊脫口而出,“我上去找他們!”傅盛皺眉,門把被他重重地摁了回去,那扇樓梯門又關上,“沈芊芊,你不想跟我跨年?”“不…不是,我跟葉清約好了。”“你跟我冇約好?”“??”“祝君平安喜樂,我願常伴君側。”!!!他唸的是金箔卡片上的刻字,後麵還有。傅盛,我18歲那天,我們一起跨年好不好呀?沈芊芊這時纔想起來,她當時不僅留了字,還暗戳戳地留了她的那根碎鑽發繩。傅盛他,居然看到了她送的白金鑲鑽袖釦?他還記下了金箔卡片上的刻字?!!那他後麵送她手鍊,又戴那根皮筋………沈芊芊感覺天靈蓋都涼颼颼的。本能地後退。整個後背幾乎貼在牆上。她很艱難才說出口,“傅盛,我說那是誤會,你信嗎?”“誤會?”“就……送你的那生日禮物,其實是我四月就去定製的,後來,後來,我忘記了……”“…………”傅盛的眼神更更更加可怕了。沈芊芊意識到說錯了話,卻又隻能硬著頭皮往下挑明,“然後,我到五月已經意識到我跟你之間的差距,知道我們不可能……”傅盛臉色陰沉結冰,極輕地單挑起右眉,很小很小的弧度,咬出徹骨冷的聲音,“所以?”沈芊芊怕得要死,卻又破罐子破摔,心橫著硬要說到底,“所以,能不能不算數?”“不能。”“…………”兩個人又不說話。樓梯間的氣氛異常詭異和緊張。沈芊芊艱難地嚥了咽口水,“傅盛,我……”“啪!”很細小的斷裂聲。沈芊芊綁的高馬尾應聲披散而下,蓋向了她的小臉,有幾根頭髮粘到了她的嘴邊。一塊六毛六的皮筋這時……斷了!!沈芊芊尷尬地低下頭,捂住臉。疑似聽到傅盛的輕笑。她又抬起頭,見他站在她身前,離得近,鞋尖抵住她的,遞過來那根熟悉的18k金碎鑽頭繩。沈芊芊遲遲不接。“自己送的頭繩也不記得了?”“………”“要我幫你綁?”“不用不用。”沈芊芊接過頭繩,利落地紮好頭髮。她麵子裡子全都丟光光,人終於擺爛,也不緊繃了。傅盛拉開樓梯門,領她去坐電梯。他低頭輕語,“記得還我。”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