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天衍少主再現!

26

-

“轟!”

一道清脆的破空之聲響起。

鄧軒的臉頰感受到了一陣銳痛,自那混沌朦朧中甦醒過來。

他睜開雙眼,發現自己身處之處...

床榻之上一片淩亂不堪,衣物散落四處。一位秀美女子的絕美容顏被薄紗輕裹,飽滿曼妙的身軀藏於錦被之下,露出的纖細長腿讓人血脈僨張,足以令任何修道者心動不已。一位年輕的仙子緊緊抓著被角,滿目恨意地瞪著他。

“孽障,你對我施加何等邪術?你這卑鄙的妖孽!”

鄧軒麵帶無辜之色,“我何時對你做過什麼手腳?”

“那我的衣衫又是怎麼一回事?”

“你昨晚一直在喊熱,自己拚命褪去衣物...我都來不及阻止!”

“你——”夏子衿氣得臉色蒼白,腦中極力回溯,似乎的確是在醉酒狀態下自行撕扯掉了衣衫。

鄧軒無奈搖頭,昨日甫一返回江州城,他就立刻找到了那位昔日救他於水火之中的仙子——正是此刻眼前這位名叫夏子衿的女子。

然而,未曾料到的是,她竟因應酬之事喝得酩酊大醉。出門之際,她恰好撞入了他的懷抱,無力支撐地癱軟在他的懷中。

於是,他隻好將醉得人事不知的夏子衿帶回附近的客棧安置。幸而他堅守道心,並未對她做出逾矩之舉,否則縱是跳進九幽冥河也無法洗清嫌疑。

夏子衿深吸一口氣,強迫自己平複心中的波動。與一名男子共度一夜,且赤身**,這對於她來說無疑是難以承受的壓力,幾乎讓她意識崩潰。

“你真的冇有對我做什麼嗎?”

鄧軒抬手向天立誓:“日月為鑒,若是我對姑娘有任何不敬之舉,必遭天雷轟頂,魂飛魄散!”

在國外之時,諸多皇室公主、豪門千金、全球影星以及名門閨秀對他趨之若鶩,但他連正眼都不屑一顧。鄧軒不敢自稱擁有坐懷不亂的聖賢修為,但也決計不會趁人之危行那卑劣之事。尤其麵前這位女子,更是他的救命恩人!

夏子衿緊咬紅唇,確認自身並無異常後,才長長舒出一口氣,語氣冰冷地質問:“為何要把我帶到客棧來?”

“你醉得無法自理,難道我能把你扔在大街上不管不顧嗎?”

“我……”

夏子衿一時語塞,“不想和你糾纏下去了。反正什麼事都冇發生,本姑娘也犯不著和你這種登徒子計較,你現在給我轉過去!”

鄧軒張嘴欲言,瞧見她冷若冰霜的目光,隻得將話吞回腹中,依言背過身去。

須臾之後,夏子衿穿戴整齊,重新展現出了那份冷漠威嚴、頗具領袖風範的女掌門氣質。

“你可以轉身了。”

鄧軒轉過身來。

“嘩啦!”

一疊厚厚的靈石瞬間砸落在他的身上。

“你這是何意?”鄧軒眉頭緊鎖,滿臉慍怒。

“這是安神定驚的賠償。”夏子衿冷淡地說,“雖你並未對我做出越界之舉,但未經我允許擅自帶我入住客棧,難保你心中有何企圖?”

“事情既已如此,我也不願同你這樣的江湖騙子過多糾纏!”

“兩千枚中品靈石,作為此事的保密費用。”

“此事就此作罷,你心中明白就好!”

在您眼中,我竟是這般淺薄之輩?”鄧軒的麵色已然冷硬如鐵,身為龍殿少主,竟被她貶低至如此不堪之地步?

“人心難測!對於你的本質,我並無探究之意,更無意關心。”她語氣決絕,隨即邁出步伐,手握仙囊邁向門外。

“且慢!”鄧軒忽地一聲喝止,待她回首,他深深吸了一口氣,沉聲問道:“你……可還記得我否?”

六載光陰流轉,當日他身負重創,幾乎命喪河畔,正是夏子衿以天狐妖丹救其於危難之中,帶回洞府精心調理數日,方使其得以續命存活至今。

六年過後……

她是否還能憶起那位昔日狼狽的修士少年呢?

夏子衿瞥了一眼眼前的冷峻青年,最終搖頭輕歎,“瘋修士,我與你本就毫無瓜葛!”

話語落下,她甩手甩開房門徑直離去!

鄧軒苦笑一聲,果不其然,世間又能有幾人記掛一位落魄的廢修為伍者呢?

然而他念頭一轉,憶起昔年自烈焰中逃脫時,麵容也被焚燒留痕,加之氣質容貌有所變化,夏子衿認不出他,倒也在情理之中。

走出門外,夏子衿才略感輕鬆,回顧剛剛之事,慶幸那名看似輕浮實則瘋狂的修士並未對她有過分之舉,否則她恐怕要懊悔不已。

正思量間,前方街角驟然現出幾道遁光——為首一人頭戴星月法冠,半邊臉頰隱於黑袍之後的中年男子,在幾位煉體期護法的簇擁下疾行而來。

此人步履匆忙,神情緊張而又謹慎。

夏子衿卻是一臉震驚!若非眼花,這人莫非正是如今江城富甲一方的散修巨頭徐三千?

心中尚未及喚出問候,徐三千已領著眾人從她身邊擦肩而過。

夏子衿回望一眼,隻見徐三千已是神情緊張、恭謹地立在她方纔離去的那個秘室外,小心翼翼地推開房門……

“這……”

夏子衿瞠目結舌!剛纔所見究竟是何等奇異景象?

江城首富徐三千,竟然如此謙卑地踏入了那名狂放不羈的修士的密室之內?!

愣住片刻,她才從驚愕中清醒過來。

“定是我看花了眼。”

“徐前輩威震江湖,身家億萬,乃貨真價實的修煉大亨!而那瘋修士,一身修為尚不足三百年!”

“怎可能二人之間會有糾葛?”

夏子衿搖了搖頭,不再多慮,轉身離開。

此刻秘室內,徐三千畢恭畢敬地走入其中。

“屬下徐三千,拜見公子!”他躬身九十度行禮,聲音顫抖。

作為龍殿栽培的精英弟子,徐三千深知眼前這位年輕男子的身份地位有多麼駭人!

鄧軒輕輕點頭,“你所托之事進展如何?”

“公子,所需情報皆在此處。”徐三千雙手奉上手中的卷軸。

鄧軒接過了卷軸,思緒漸漸飄回六年前的那個新婚之夜。

那一夜,雙親在他麵前淒慘死去!

而這一切的背後黑手,竟然是他最為信賴的師弟以及新婚的妻子,還有那來曆不明、實力強橫的男人!

而此番歸來……

第一,為了洗雪昔年父母遭滅門的血海深仇!

第二,便是為了報答救命之恩。

當日,母親在生命的儘頭拚儘最後一縷生機將其推向滔滔江流之中,而夏子衿,正是那位不顧生死自江水中挽救他於危難之間的少女!

憶及方纔那並不愉快的邂逅,鄧軒不由得嘴角勾起一抹苦澀的笑意。

他擱下手中的情報卷軸,“你我之前商議之事,那些情報都已經泄露出去了嗎?”

徐三千恭謹迴應,“屬下已遵公子之意,傳出訊息:龍殿的一位高人尊者,即將駕臨莫青竹和徐崢嶸所設之宴席。”

“此刻,徐崢嶸二人已然悉知此事,更是歡喜若狂,自以為即將一步登天!而對於他們這對卑劣男女,明日,我會讓他們體驗一把從雲端直墮地獄的絕望滋味!我父母當年的血仇,必要讓他們以百倍代價償清!”

“莫青竹!徐崢嶸!”

“爾等這對狼狽為奸之人,必將付出慘重的代價!”

徐三千接著稟告:“公子,關於莫傑、徐傲明日的行蹤,屬下也已查明,並詳細記錄在這份情報之中。”

徐傲,乃是徐崢嶸的父親,同時也是當年鄧軒父親口中的所謂至交好友。而莫傑,則是莫青竹之弟,昔日鄧軒父親的小舅子!他清晰記得那個黑暗之夜,這兩隻畜生是如何侮辱踐踏其父之遺體,肆無忌憚地狂笑,用儘世間惡毒之言詞侮辱他……

這二人同為罪魁禍首,死有餘辜。

“做事效率頗高。”鄧軒的話語中透著森寒之意,“那麼屆時,便拿他們的性命,當作本少主赴宴的見麵禮罷。”

-------------------------

次日午後,江城,天香樓內。

此刻的夏子衿已連續飲下了數杯烈酒,火辣的酒液滾過喉嚨,令她痛苦不堪。麵對眼前的莫傑,他滿麵嘲諷地坐著,“夏姑娘,何必這般為難自己呢?隻要你點頭答應成為我的伴侶,這五千萬的投資瞬間就能打入貴公司的賬戶。”

“何必讓自己受這種折磨?看著我都替你覺得心痛啊!”

夏子衿臉頰泛起微紅,但她仍舊緊咬銀牙硬撐著。“莫少,我是做生意的,可不是賣身的女人。像莫少您這樣的傑出青年俊傑,身邊美女如雲,何需獨盯著我這樣一個尋常女子不放呢?”

內心深處,她對這位莫少厭惡至極,同時對他充滿憤慨。若非昨夜他強行灌醉自己,她又怎會險些落入那臭名昭著的色痞手中?然而,現如今的夏家確實急需這筆投資,因此她唯有默默忍受!

察覺到夏子衿的抗拒,莫傑的臉色愈發陰鬱下來,“好吧,既然你自己選擇如此,那我也無可奈何,五瓶洋酒,一飲而儘就簽訂合約,若是不能喝完……可彆怪我無情了。”

第五杯酒艱難落喉,夏子衿感到頭暈目眩,視線模糊不清。而莫傑的笑容也越發得意且猙獰起來,“夏姑娘,看樣子,你似乎也快要達到極限了吧。”

夏子衿心中明瞭,自身修為絕不至於此,如今竟然頭昏腦脹,定是遭了算計!

\"你...你在釀酒中摻入了何種禁製之術?!\"

\"卑劣之輩!\"

她欲要起身,卻發現體內靈力受阻,軟倒在貴妃榻之上。

\"哈哈哈哈哈——\"

莫傑起身嘲諷道,\"愚蠢的修煉者,你現在才察覺到麼?\"

\"卑鄙?汙穢?隻要能收服你這等絕世仙侶,使些手段又有何妨?\"

\"混賬東西,昨夜本公子已給你台階下,你這媚修卻不識抬舉,非要逼迫本公子施展強硬手段!\"

\"你此刻尚能硬氣,待會便知何為樂在其中。放心吧,本公子早已佈下結界,無人能夠插手我們之間之事。\"

莫傑滿臉譏笑,脫下外袍,熾熱的目光猶如烈焰般盯著她。

\"仙侶,本公子來了!\"

他正欲欺身上前。

\"滾開!!\"

夏子衿意圖躲避,卻無奈周身乏力,唯有緊閉雙眼,嬌軀不住顫抖。

\"砰——!!\"

就在生死攸關之際,包廂大門遭受重擊,莫傑所派在外守衛的兩名手下淒厲尖叫著飛射進來,重重摔落地上。

一名佩戴修羅麵具的威武身影自門外緩步走入。

莫傑愣住,瞬間止住動作,隨後怒不可遏:\"何處狂徒,膽敢壞掉本公子的大事?!\"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