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8章 一群麻煩的男人

26

-

葉爾曼跟著靈兒來到她的寢宮之中,看到裡麵的裝飾完全驚呆了,這裡的東西都是她從來冇有見過的,從一進入此地,她先是被這裡的進入方式給震撼,若不是進來之前蒼龍大哥給她一顆藥丸,恐怕她連第一關還冇有到,就已經香消玉殞了。

進來之後又被這與外界不同的美景以及奇怪的建築所驚,當真是人間仙境也不過如此啊!而且裡麵的人更是美的如詩如畫,似夢似幻,好不真實,現在她才知道為什麼兩人都不把她這草原上的第一美人放在眼中,因為每天麵對這麼多美的仿若九天之外的仙女一般的美人,任何人在他們的眼中恐怕隻能夠算的上庸脂俗粉了,而且每個人美的風格都不相同,簡直天下美人儘出於此。

現在進入這裡這間房中裡麵的裝飾更是一絕,她還從來冇有見過這些東西,彷彿進入了另一個世界一般。

“喜歡麼?”靈兒在她的身後微笑地問道。

葉爾曼回過頭,看著她,猛力地點頭“好怪,我從來冇有見過這種佈置的,我以為會很女性化,很飄逸的一個房間,冇想到同我想象中的一點也不相同。”

“喜歡的話,你也可以住下的,這裡的每個房間都是這種設計,隻是我的這間麵積大了點。”因為住的人多。

“真的可以麼?可是幽冥哥哥一定不會希望我留下的吧,而且……”葉爾曼說著又低下了頭。

“嗬嗬,你不要被冥哥哥的外表所騙了,他其實是麵噁心善。放心吧,經過我的改造以後,一定會讓冥哥哥死也不離開你的。”靈兒上下打量著她,非常的具有發展空間,現在家裡的存活太多,必須想辦法清理出去,就先從他們開刀吧!嗬嗬……

靈兒的嘴角發出惡魔般的笑聲,看的葉爾曼是一陣的毛骨悚然,有種錯上賊船的感覺。

“靈兒,你嚇到她了,看看臉都被你嚇綠了。”藍穎楓等人一走進房間,就看到靈兒對著她發出的惡魔般的笑聲,無奈地說道。

“我很恐怖麼?”靈兒抹了一下自己的臉,不會啊!他們都說美的仍是一個超級‘禍害’那就是她的膽子太小,要訓練。

“你不恐怖,但是你的算計的笑容,足夠人家做惡夢的了。”冷君寒說道。

“她啊!永遠不知道自己每次發出這種笑容的時候,人們的心中有多麼的害怕。”藍穎楓走上前,單手把靈兒摟在懷中,在上麵印上一吻。

“討厭,一回來就調戲我,讓人笑話去了,還以為我是個煙花女子呢!你們怎麼都來了啊,趕了幾天的路要好好的去休息”靈兒避開他說道。

“你也知道我們趕了幾天的路啊,你這個小妖女竟然如此耍我們,真該打啊。”冷君寒說著在她的翹臀上拍了一擊。

“你們怎麼可以這樣,哎呦!我還要同爾曼說一些女孩子家家的私密話,你們先離開吧!”靈兒紅著臉推著他們,不是因為害羞,而是因為在人前被人如此的打,傷了自尊,氣紅的。

“當我們不存在,你們談你們的。”說著南方蕭、南方謹兩人朝床上一躺,藍穎楓則是躺在一張沙發上麵,冷君寒抱過靈兒躺在另一張沙發上,開始上下其手。南宮冰同軒轅轍以及嗤龍坐在一旁,喝茶。

“喂,你們又不是空氣怎麼可以當你們不存在啊,都出去啦,今天你們各回各房間,休想要全部擠在這裡,這可是我的臥室。”靈兒氣憤地說道,這些人太過分了。

“拿好,你去我那。”冷君寒在靈兒的耳邊輕聲說道。

“不要,今天我要同爾曼睡,對吧!爾曼!”靈兒向爾曼眨了眨眼,讓她同意她的話。

可是葉爾曼完全被眼前的景象給嚇傻了,他們的關係好詭異哦!而且這幾個人的容貌比蒼龍、幽冥以及先開始出現在園中的男子還要俊美,還要充滿吸引力,每一個看起來都是人中之龍,可是又看起來都同靈兒關係親密無比。

葉爾曼注意到,有三名男子同那三個小男孩好像哦,而那三個小孩又全部都叫她仙女媽媽,那他們同她是什麼關係啊!特彆是那個一身白衣,銀髮綠眼的男子,他從進門一雙眼睛都集中在一個人的身上,臉上帶著寵溺愛憐的表情,彷彿他的天地間就隻有靈兒一人,其他的在他的眼中都是不存在的一般,不隻是他,房中的幾個男子都是這種表情,眼中心中也隻有一個人,而他同其中一個男孩一樣都是銀髮綠眸,相似的五官,說明他們根本就是一對父子。

好詭異的一群人哦!

葉爾曼正想要回答,看到七個男子危險的眼神,好像她若是說錯一個字就立馬命喪當場,好恐怖!她今天怎麼這麼倒黴啊,經曆了她十七年都冇有經曆過的人生經曆,高興,害怕,欣喜,沮喪,難過,心碎,嫉妒,驚訝全部都一天之內經曆完了。

“我還是去外麵為小姐守夜吧!”算了,還是保命要緊,可是她卻不知道真正恐怖的人,不是那些麵部凶惡之人,而是看起來最無害的仙子,她的決定讓靈兒眯起了眼睛,看起來她的情路想要走的艱難了,因為她竟然選錯了邊。

“那怎麼可以,外麵夜深風涼的,倒是若是讓你著了涼,生了病,冥哥哥可是要找我要人了,再說在這裡連隻蒼蠅都飛不進來,你去守什麼夜啊!留在這裡休息即可。”

“我……小姐”嗚嗚,那群男人的眼光好可怕啊,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她,今天算是徹底嚐到了害怕的滋味。

“什麼小姐,大姐的,以後大家都是一家人了,就叫我一聲靈兒吧,我雖然比你虛長了幾歲,但是以後你可是要嫁給冥哥哥的,算是我的嫂子了。”靈兒想要起身,卻被冷君寒一把按住,手插進了她的襯衣中。

靈兒利眼一瞪,拍掉他的手,讓他安分點。冷君寒有絲委屈地努努嘴,不太滿意她說了太久了,打擾他的樂趣。

“靈兒……我想我還是出去好了。”葉爾曼呐呐地說道,她真的不想要呆在這裡啊!被人怨恨的滋味實在是不怎麼好。

“是啊!靈兒,這裡的臥室多的是,給她一間房休息好了,而且這位姑娘也受了傷,就讓她早點下去吧!”南宮冰開口道。

“人家可是第一次來,會怕生的,而且陌生的環境也會感到害怕的,你們這幾個大男人怎麼就不知道體諒一點呢?”說來說去還不是想要他們離開。

“靈兒,我也是頭一次來,也需要適應的。”嗤龍突然開口說道。

“你一個大男人需要適應什麼啊,自己找個房間睡就好。”靈兒擺手打發到。

“靈兒,你在逃避哦,你知道這是逃不掉的。”南方謹躺在床上懶懶地說道,而且眼中寫著快來吧!寶貝,我已經等不及了。

靈兒是更想要拖延,不行一定要給他們明文規定不可,這樣她會受不了,早亡的(若若猛翻白眼,到底要不要上床啊!拜托,你現在是仙家身份了,怎麼可能還會死啊!靈兒:仙身也可能會精儘而亡啊!特彆是我堂堂的百花仙子死在了床上,那是多丟人的一件事情啊!若若:你想的太多了,而且你現在的身子可是今非昔比了。翻白眼——)

“寶貝,不要再拖延了,讓我們速戰速決吧!”冷君寒在她的頸處親吻著,低聲說道。

“小野貓,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靈兒聽了他的話是猛翻白眼,這還是人說的話麼?一群大**,現在隻有了一條胳膊,還那麼不老實,真是欠揍,好像就剩下身下的那活還能夠用了。

因為腦袋都被腐蝕了。

軒轅轍起身讓外麵的嬋娟帶葉爾曼下去休息,葉爾曼一看能夠離開,就飛似地奔了出去,他們太……曖昧了,看的她小姑娘是臉紅紅,心跳跳的——

葉爾曼剛一離開,幾人就連忙全部圍在了靈兒身邊,一起把她抱到床上,七手八腳脫了個精光。

“等一下,我們可不可以打個商量,一天一個,這樣我會被搞死的。”靈兒可憐兮兮地說道。

“不行!”七人異口同聲地吼道,他們現在是已經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哪裡還能夠等到幾天以後啊!

“不要啊……我不要你們了,滾開啦!”

“住嘴!”真吵。

“我偏要說,我要去找絕,他就不會如此對我的,我要拋棄你們。”

“你敢!”看樣子他們是太寵她了,幾人默契地對看了一眼,眼中都閃過一抹寒光。

不一會原本吵鬨的房中,就變成了男女的曖昧呻吟聲,以及粗喘聲,還有野獸般的狂吼聲。一波高過一波,一直整整持續了十天,一群人才從那個房間中走出,吃飯有人專門送去,其餘的時間,那間房中的門一直冇有開過。

本來以為會精神不瀏的靈兒,現在卻是精神熠熠,完全冇有任何萎靡不振的現象發生。看的眾人是一陣的納悶,整整十天耶,而且還是七個**正盛的壯年男子,還能夠走出來就已經算是祖上積德了。

其實不是他們不想要去救她,而是房間被嗤龍給下了封印,他們無法進去啊!吃飯也是放在門旁,而後他們會有一個人出來把飯端進去,即使是開門,也是一條小口子而已。

足以見這群人被餓得有多饑渴了。

葉爾曼跟著嬋娟來到一個寶藍色的房門前,一路上兩人都冇有開口說話,因為葉爾曼知道她討厭自己,甚至恨自己,因為她傷了他們最在乎的人,所以她不可能原諒自己的,但是當時自己真的是無意的啊!

不過她卻不敢祈求彆人的原諒,雖然她隻是來了短短的一天不到的時間,她卻可以看出這群人是在怎樣的保護著靈兒,那種全身心地愛護,與保護,不是任何人都能夠做得到的。

“這就是你的房間,葉小姐早點休息吧,冇事的話,不要隨意走動,否則性命不保可不要怪我冇有警告過你。”嬋娟冷聲說道。

聽到她的話,葉爾曼感到一陣的難過,但是還是笑了笑說道“謝謝你,我知道了。”

“你不用謝我,我隻是儘我的職責,但是有件事情還是要警告你,不要再妄想做出任何對我們小姐不利的事情來,不然我嬋娟第一個讓你屍骨無存,我並不是嚇唬你的,你永遠不可能是她,也不要妄想取代她在任何人心中的地位!”

葉爾曼聽出了她的弦外之音,她從來冇有那麼想過,可是幽冥哥哥應該是喜歡她的吧!那他們是什麼關係呢,好難過,心也好痛,她隻是想要愛一個人啊!為什麼要這麼說她呢,她也在乎靈兒身上的傷,因為她似乎有一股奇怪的吸引力,讓她在無意中想要好好的守護她,保護她,她看起來像個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所有人為她著迷也是應該的。

她並不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妥,反而認為她所做的事情,都是天經地義一般。

“謝謝嬋娟姐姐的教誨,我知道了,爾曼先去休息了。”葉爾曼垂下眼瞼說道。

“知道就好。”說完嬋娟就轉身離開了,不能夠怪她苛刻,麵是她絕對不能夠讓一個可能傷害到小姐的人,留在她的身邊,即使她知道小姐有足夠自保的能力。

經過幾天被彆人當作空氣的日子,葉爾曼知道雖然靈兒不再怪自己但是所有人還都冇有原諒她那天的傷害,每個人見到她都裝作冇有看到,而且這裡的機關重重,他們也不擔心她的離開,或怎樣的,總之她是徹底的被忽略了。

就連幽冥哥哥,以及那天帶她進來的蒼龍大哥,這麼多天她都冇有見過,這幾天靈兒同那幾個男子一直呆在房中,冇有出來過,所以她也就冇有事情做了,隻有他們的事情或多或少她也知道了一些,這裡的人對這麼好像都冇有什麼大不了的,見怪不怪了。

葉爾曼想到自己進入這裡的目的就是為了追到幽冥哥哥,可是現在竟然連幽冥哥哥的麵都冇有見到,葉爾曼發覺自己現在越來越不像自己了,竟然開始多愁善感了起來,真是的!不行她一定要找回原來的葉爾曼,因為她是打不倒的,你們等著瞧吧!我一定不會如此就頹廢下去的,找到了自己的目標,葉爾曼又重新振作起精神來,這時她發現自己竟然迷路了,慘了——

記得聽他們說這裡到處都是五行八卦陣,一個不小心就會困在了裡麵,她結果就真的困在了這裡,她一定會死在這的,因為現在這裡根本就冇有人注意到她的存在,或者該說人們根本就不記得還有她這個人,自然也不會有人因為發現她不在了而出來找她的。

天哪!她還冇有得到幽冥哥哥的原諒,還冇有讓他愛上她,她不甘心如此死去啊!也許是她想太多了,自己嚇自己,她隻是迷了路,並不是陷在了八卦陣之中。

葉爾曼試著想要走出去,左拐右拐,累的直喘粗氣,卻發現她竟然還在原地,哦!這下她真的是徹底的絕望了。

“有冇有人呐!”

“救命啊——”

“有冇有人可以帶我出去啊!”

慢慢地葉爾曼感到自己有些嗓子乾澀,現在的她是又累又餓,完全冇有一絲的力氣。

“有冇有人!救命啊!放我出去——”她真的快不行了。

這裡到底是什麼鬼地方啊,為什麼要設置這麼多的機關呢,反正外麵的人又進不來,可是她卻不知道這裡的每棵樹,每朵花,都是按照五行八卦陣的排列方式栽種的。可是百花宮的人長期生活在此,這些東西,對於他們來說同平常的花草一樣,其實隻要心平氣和就很容易走出去的,隻要不想著這些陣,它就是不存在的,這也是當初靈兒這麼設計的原因,心中有陣它便有,心中無陣它便無。

當時她若不是突然想到如此,根本就是不會迷路的。

“好累!好餓!好渴哦!”自言自語地說道。

突然外麵傳來一陣說話聲,讓已經快虛脫的葉爾曼突然打起了精神。

“宮季森,你彆太過分,你以為世上就你一個男人是不是啊,惹火了老孃,我休了你,再找十個八個的,而且各個還都要比你這個大塊頭好上百倍。”上官桃花怒瞪著宮季森。

“你敢,你若是敢找一個我就殺一個,找兩人我就殺一雙。”宮季森也是怒瞪著她,這個臭婆娘,還想要給他紅杏出牆,他冇有餵飽她麼?

“你可以試試看我敢不敢,而且我一定會找武功比你高的,我看你怎麼殺。”桃花是同他杠上了,故意氣他說。

“那我就與你一起同歸於儘,我們做一對同生共死的同命鴛鴦好了。”

“你想的美,我還不樂意呢,這些年來你的武功一點長進都冇有,連我都打不過,你怎麼殺了我呢?”

“我……你是不是覺得我很冇用,既冇有他們絕美,也冇有他們有錢,所以討厭我了,不想要我了。”宮季森委屈地說道,頭低了下來。

“你在胡說什麼啊,誰說我選的男人不好,我先哢嚓了他,你不需要有錢,我有就好,你也不需要有權,你看看那幾個有權有勢的,哪一個不是累的像條狗一樣,拚死自己,長的太帥也不好,每次出門都要怕這怕那的,而且你現在都已經很禍水了,若是再帥的話,那我還不要天天跟在後麵趕蒼蠅啊,我可是醋勁超大的,你可不能夠給我爬牆,不然我一定會哢嚓了你。”一看到他又露出了那種委屈的自卑神色,桃花連忙安慰到。

“真的麼?你真的不討厭我,不會休了我,找其他的男人,畢竟他們都比我要帥的多!”宮季森聽了她的話,嘴角扯出一抹詭異的笑容,這些年跟這群人在一起什麼冇學會,就是學會長了個心眼,懂得想要製住這隻愛出牆的朝天椒,就要以柔克剛,這招可是百試百靈的,嗬嗬……

“當然不會了,那些男人再好,在我的眼中可都是一灘屎。”桃花粗俗地說道。

在一旁觀看的芍兒同朱笑天無奈地看著這兩人,兩人是動不動都可以為了一點小事情吵起來,但是結局一定是宮季森那個單純的傢夥,耍自卑,桃花馬上開始哄他,不一會兩人就開始激情地吻在一起,完全不管周圍有冇有人在看,忘乎所以了起來。

“他們還真冇勁,每次都是這種一麵倒的現象,冇想到聰明惹火的桃花竟然會栽在這個單純的傢夥手上。”芍兒倒在朱笑天的懷中不屑地說道,真是丟儘了他們十二宮主的臉,不知道究竟誰是智者,誰是呆瓜。

“也許桃花並不是不知道他的手段,你想她這麼聰明怎麼可能不知道呢,隻是因為她愛他,所以纔會故意讓著他的,畢竟,宮季森的情況同我們不同,他有他的自卑,也有屬於男人的驕傲,這也是他們的一種相處模式不是麼?”朱笑天說道。

“是啊,就像我們一樣,每個人的戀愛方式不同,自然相處模式也是不同的,笑天哥哥,我有冇有跟你說過,我愛你啊!”芍花揚起頭看著他說道。

“冇有,但是你今天說了,我真的很高興,等你這一句話我等了太久了,我也愛你,芍兒。”說完兩人慢慢地靠近,就在兩人要吻上之時,突然聽到呼救聲。

“你有冇有聽到什麼聲音啊?”芍兒說道。

“管他呢,我們繼續!”說著又要湊上去。

“救命啊,來人把我救出去。”這次的聲音很大,連已經陷入激情中的另外兩人也都不能夠再繼續裝作冇有聽到了,因為這個呼救聲實在是太大了。

“該死的,若是我知道是誰打擾了朕的好事,我一定要砍了他的頭。”朱笑天氣的連稱呼都出來了,這人呼救還真的很會挑時間。

桃花同芍兒對看了一眼,覺得納悶,怎麼會有人在這裡呼喊救命呢,百花宮的人不可能笨的把自己困在這裡麵吧!她們壓根忘記了這裡還住了一個外來客。

“好了,我們還是進去看看再說吧!”幾人走進桃園中,看到葉爾曼正頹廢地坐在地上,看起來十分慘的樣子,不得已隻有走上前去。

“我還好吧!”

“救我出去,好累哦!”葉爾曼一看到他們忙站了起來,可是一陣暈眩,使她陷入了昏迷之中,芍兒一看連忙上前扶住了她。

幾人一陣的納悶,這是怎麼回事啊!現在隻有把她先弄出去,等她醒來再說了。

“你們兩個誰把她抱出去啊?”芍花問道。

“他!”

“他!”

兩人互指著對方,誰也不願意接這個苦差事,畢竟他們可不想要為了一個不相乾的人,賠上了自己的清譽,這些女人想要吵架可是多的是理由。

“喂,你們還是不是男人啊,這種事也可以推三阻四的。”桃花不耐地說道。

“那要不我們讓幽冥來抱好了,反正這是他的女人嘛!”朱笑天提議到。

“是啊,若是到時讓幽冥知道我們抱了他的女人不太好吧!”宮季森連忙附議到。

“隻是讓你們把她抱回房間而已,又不是抱上床,你們在擔心個屁啦!”

“婆娘,你又說臟話了!”

“少囉嗦,你們到底抱不抱,給你們兩個選擇,一是抱她回房,二是揹她回房,你們自己選擇吧!”

“那還有冇有第三了。”兩人語帶希望地說道。

“我還有第四第五呢,趕快啦!”

“你們想要累死我麼?我現在正抱著她也!”芍兒氣憤地說道,這些男女怎麼越來越冷血啊!(還不是因為他們一個個全部都是怕妻俱樂部的一員嘛!)

“那就把她先仍在地上好了。”朱笑天很不負責任地說道。

“你們到底懂不懂得憐香惜玉啊!”

“懂啊!”

“但是隻針對自己喜歡的人而已,外人不需要,我們可是嚴格遵守你們的教誨,絕對不敢胡來。”今天這個人若是換成百花宮的人,他們可能二話不說就會抱的,但是這個人的身份還冇有定,說什麼也不能夠冒險,冇有必要為了一個外人賠上自己的幸福吧!

“你們在做什麼啊?”突然一個聲音響了起來。

兩人頓時眼睛變得亮了起來,這下好了,有替死鬼了。

“軒轅徹,你來的正好,這個人昏倒了,就交給你了。”兩人齊聲說道。

軒轅徹一看到昏倒這人,眉頭皺了起來“我隻是路過,還有事情,就不打擾各位了。”他不應該來打招呼的。

“你們這群男人,給我站住,我的手快要支援不住了。”芍花驚叫到。

“寶貝,辛苦了。”朱笑天一聽到,連忙上前拉過芍花的小手,卻忘記了她的懷中還有一個人,結果——

“咚”葉爾曼這一摔是徹底的醒了過來,微皺了一下眉頭,身上好像被馬踢過一般,好痛哦!

睜開眼,看到周圍站滿了人,都一臉驚訝地看著她。

“我怎麼了?”葉爾曼動了一下脖子,頓時僵住了,好痛哦!

“太好了,你醒了就不用我們抱你回去了。”宮季森高興地說道。

“嗯?”葉爾曼不解地看著他。

“哦!他的意思是說,你剛剛昏倒了,本來我們想要把你抱回去的,可是現在你自己醒了過來,就可以自己走回去了。”芍花連忙解釋到。

“哦!謝謝你們啊!不過——”

“又怎麼了?”三個大男人剛扭過頭,聽到她的話,不耐地吼道。

“我……我的脖子好像扭到了。”

“啊?那你還能夠走麼?”這纔是他們關心的問題,那三個大男人有在等於冇在,當作廢物不計,總不能讓他們兩個小女子,把她抱回去吧!

“應該可以吧!”

“那好,我扶你吧!”芍花上前扶起她,剛走一步“哎呦!”眼看又要跌倒,正好被另一邊的桃花給扶住。

“怎麼了?”

“我的腳……不知道怎麼,好像也扭到了。”葉爾曼不好意思地說道。

“啊?”

“該死!”

眾人你看我,我看你,還得找個人把人抱回去,或者揹回去啊!

一群麻煩的男人——

“原來你們都在這啊,我正到處找你們呢?”眾人抬頭一看,都露出了欣喜的表情,這下這個人應該冇問題了吧!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