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15章 讓他聽濕了

26

-

伴奏起。

夾雜著一陣潺細的雨聲和劍鳴聲。

前奏響起的一瞬間,場上所有人都安靜下來。

僅僅一個前奏,直接讓觀眾穿越到了千百年前。

裁判席上,薛良在這一瞬間,噌的一下從位置上站了起來。

這首歌感覺和淩煙以往的古風歌曲都不同!

不過,傷感中又帶著一點明朗。

即便是他,隻聽一遍也聽不出其中全部韻味。

「狼牙月,伊人憔悴。

我舉杯,飲儘了風雪。

是誰打翻了前世櫃。

惹塵埃是非……」

好強的畫麵感!

薛良眉頭一掀,果然,淩煙的詞一如既往地好!

短短幾句歌詞,畫麵感瞬間就來了。

葉相淼隻是靜靜地站在台上演唱。

但是歌詞猶如將他們帶入了那淒涼的環境中。

殘月,伊人,酒杯,風雪,孤身一人,寒風吹進袖間。

隻是這幾句,就讓人不由得打了一個寒顫。

「緣字訣,幾番輪迴,

你鎖眉,哭紅顏喚不回,

縱然青史已經成灰,我愛不滅。

繁華如三千東流水,

我隻取一瓢愛瞭解,

隻戀你化身的蝶……」

這段唱完。

舞台上,飄起道具雪花。

唰!

舞台另一邊。

一束聚光燈打下。

昏暗舞台上出現一抹倩影。

她一襲青色紗織長衫,輕步曼舞,水袖隨著舞蹈,如風般飄飛。

葉相淼緩緩轉身,遙望著那抹倩影。

舞台上,除了漫天飄飛的白雪,就剩下他們兩人的身影。

風起,吹拂著葉相淼的衣袍,他挺立的身形,在大雪中顯得格外的單薄。

他目光緩緩掃視,似乎在尋找著什麼。

人在眼前,又好像遠隔天邊。

伴隨著伴奏,更添一種淒涼。

「你發如雪,悽美了離別。

我焚香感動了誰。

邀明月,讓回憶皎潔。

愛在月光下完美。」

裁判席,薛良牙關緊咬,臉頰微微顫抖。

雙目中,滿是震驚!

他平時閒散,喜歡研究古詩詞,所以,在聽到這首歌之後,他心裡的震撼,比所有人都深。

現在這種狀態,之前他也有過。

就是當初,蘇煙雨唱《青花瓷》的時候。

這首歌帶給他的震撼,絲毫不比《青花瓷》弱。

「才子!這淩煙絕對能稱得上才子!」

這首歌的詞。

讓他聽濕了。

眼眶!

……

間奏之後。

歌曲進入第二遍主歌。

「狼牙月,伊人憔悴。

我舉杯,飲儘了風雪……」

這一遍。

葉相淼已經完全進入了狀態。

他拿到這首歌的時候,早就把歌詞的意思全都搞明白。

在充分理解歌詞意思之後,他也一直在找那種狀態。

現在台上,那漫天雪花,還有雪中那抹若隱若現的倩影,讓他終於理解歌曲裡那個「愛」字的含義。

而舞台下麵的觀眾,雖然暫時無法理解這如同台詞一般的句子,但是絲毫不影響他們聽歌。

特別是那句我「邀明月,讓回憶皎潔」配合著舞台上兩人遙望卻不得的場景,直接讓他們心生淒涼,不自覺間濕了眼角。

「你發如雪,紛飛了眼淚,

𝒔𝒕𝒐.𝒄𝒐𝒎

我等待蒼老了誰。

紅塵醉,微醺的歲月,

我用無悔,刻永世愛你的碑

……」

一個紅塵醉變調,讓整首歌完全進入了一個**。

「啦兒啦啦兒啦啦兒啦兒啦,

啦兒啦啦兒啦啦兒啦兒啊,

銅鏡映無邪,紮馬尾,

你若撒野,今生我把酒奉陪。」

當唱到最後一句。

照亮那倩影的燈光時明時暗。

最終,徹底熄滅。

舞台上除了漫天大雪,隻剩下葉相淼把著酒杯遙望的身影,將場景淒涼的氛圍感直接拉滿。

大約十秒過後,葉相淼一個深呼吸,對觀眾鞠躬。

「謝謝大家!」

嘩!

他話音剛落。

台下觀眾豁然起身,瘋狂地鼓掌。

有的甚至眼角掛著淚水。

掌聲如雷般轟動,經久不息。

「嘶……這歌詞牛逼!真牛逼!」

「嘶……淩煙牛逼!」

「嘶……我宣佈淩煙古風原地成神!」

「那個……請問,哪裡牛逼?」

「詞啊,你是聾子嗎,這首歌的詞太特麼牛逼了!」

「那詞又牛逼在哪裡?」

「這……我tm怎麼知道,大家都說牛逼,我就是隨口一說,你故意找茬是吧?」

「冇……大哥有話好說,我這不是好奇嗎……」

「我是華文係研究生,我隻說一句,淩煙如果生到古代,咱們課文的古詩詞又會多出來無數首!」

「臥槽,這下瞬間就形象生動了!」

有人冇聽懂,自然也有人聽懂了。

冇聽懂的,拋開詞意,隻覺得這首歌的曲牛逼。

就算是那種聽不懂歌詞,聽個響的人,也同樣大呼過癮。

而聽懂的分為了兩派。

一部分人認為這首歌的詞曲是真的精彩。

另一部分人認為這首歌的詞曲是真的牛逼。

這看上去是水了一段字,實際上確實是水了一段字。

「感謝葉相淼為我們帶來這麼精彩的表演,接下來……」

「慢著!」

就在主持人準備走流程投票的時候,薛良突然打斷。

主持人一愣,然後問道:「怎麼了,薛老師?」

「這首歌恐怕很多人冇怎麼聽懂,投票之前,我想不自量力地給大家詮釋一下!」

他聲音有些顫抖。

頭皮陣陣發麻,後背已經被冷汗打濕。

隻有充分瞭解到這首歌的歌詞,纔會越發覺得淩煙的厲害之處。

而他隻是瞭解到表象,就已經讓他心跳加速了。

「這個……」

主持人有些為難。

因為節目的流程都有時間限製。

如果臨時增加,恐怕會讓節目延長,導致後麵的其他節目無法在準確的時間內上映。

「讓他分析,咱們節目的熱度已經爆了,這是電視台難得的高光時刻,台長的意思是多播一會兒!」

就在他為難的時候,耳返裡傳來一道略帶激動的聲音。

是節目總導演的聲音。

「哈哈,確實我也冇怎麼聽懂,既然薛老師有這個心,那就麻煩您為大家解釋一下。」

主持人聞言先是一愣,旋即哈哈一笑。

既然台長都發話,那他自然要照做。

而且他也好奇,薛良會怎麼解析。

他確實聽得雲裡霧裡,有些發懵。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