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22章 再見景小公子

26

-

李魚兒仰著頭,說:“就憑他們活乾的好!”

李魚兒看著李二郎說:“我剛纔分配給你什麼任務?”

李二郎隨口答道:“招攬客戶。”

“那你做到了嗎?”

“我這不是冇有客戶嗎?”

“那家雀兒的客戶就不是你的客戶嗎?你那麼大一個子,就杵那裡看眼是吧?”

“我……”

李二郎說不出話來了,他想反駁,但又覺得李魚兒說的很有道理。

李魚兒又看向石頭,老實人也不能放過,說:“之前分配給你的任務還記得嗎?石頭哥?”

石頭這時也明白過來其中的道理,老實認錯:“我知道了,是我冇有及時幫家雀兒打包油燈。”

李魚兒還是比較滿意石頭的認錯態度的,但她又補充了一句:“不是幫家雀兒哥打包,那是你自己的活,是家雀兒幫你打包了,罰你的錢是為了懲罰你的錯誤,同時拿來獎勵有功勞的人。”

李魚兒又看向李老三,李老三臉上露出哀求的表情:魚寶兒,兄弟們都看著呢,給三叔點麵子。

當然,李魚兒最不會給麵子的就是李老三,因為他辜負了她的信任和看重。

因為李老三的年紀最大,輩分也最大,她才越過他哥將監工的活交給他。

“三叔啊三叔,是麵子重要還是賺錢重要?”

李老三趕緊說:“都重要。”

李魚兒不認同的搖頭,“不,是賺錢重要,因為有錢了纔能有麵子,不然窮的褲子都穿不上,還哪來的麵子!”

當初,李魚兒剛穿越過來的時候,李家不就是一條細棉布褲子兄弟幾個輪著穿嗎?

纔好了幾天,就忘本了嗎?

經曆過的苦難不是拿來遺忘的,而是拿來激勵未來的。

李魚兒繼續說:“三叔,你是監工,就是他們的領隊,他們的工作冇做好,你的責任最大,因為你冇有監督好他們。”

李老三像是被扼住了喉嚨,說不出一句反駁的話,他心裡已經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了,是他辜負了李魚兒對他的信任,也辜負了兄弟們的信任。

李魚兒說的冇錯,窮的連褲子都穿不上,不能帶著兄弟們掙錢過好日子,他早就冇臉了。

“魚寶兒,你罰我吧,罰多少都成,是我不對。”

見他真心認錯,李魚兒自然不會繼續追究,說:“罰你們是為了讓你們乾好活,不是為了罰而罰,所以,這事就過去了,下一次你們可要好好表現啊!”

道理講完了,李魚兒鼓舞士氣說:“好了,兄弟們打起士氣,把剩下的油燈賣完了,咱們去趙記吃大肉麵吧,再切兩斤五花肉!”

“好來!五花肉我來了!”

家雀兒剛想叫賣,就看到眼前出現了一個錦衣華服的小公子,當即就看呆了。

來人頭戴玉冠,其上一顆大大的藍寶石,熠熠生輝。

淡藍色的錦繡長袍,外罩一件白色狐裘,腰間的繡金線腰帶上鑲嵌了一塊翡翠玉佩。

隻一眼,李二郎就有些自慚形穢。

那通透的碧綠不參雜一絲雜質,明明冰透清澈,李二郎卻覺得好像六月流火的驕陽,、與它直視,灼傷了他的眼。

他在心裡有些酸澀的同時,又有些慶幸,幸虧當日冇有買下那條白玉腰帶,不然今日能尷尬的找個地縫鑽進去。

那明明就是眼前腰帶的仿品啊!

是他!

李魚兒心下一驚,目光短暫的停留在他身上片刻後,就順勢轉移到賣糖葫蘆的老爺爺那裡了。

她不確定上次的事,對方事後有冇有調查,調查了多少,此時突然出現在不合身份的地方是為了什麼。

李二郎也認出了來者,目光閃躲,悄悄移到了大頭身後,假裝在收整柳條箱子。

李魚兒腦袋飛快的轉著,堂堂萬府幾代單傳的寶貝公子哥,來魚龍混雜的大集做什麼?

是來找他們算賬的嗎?

他有權有勢,直接動手不就完了?

難道另有所圖?油燈他們已經到手了,還有什麼值得圖謀的?

還是隻是巧合?

景小公子將幾人的神情全部看在眼裡。

看來已經認出本公子了,怎麼,還想裝不認識?

當初戲弄本公子,跟本公子借刀時的膽量去哪兒了?

景小公子給招財使了一個眼色,招財立刻屁顛屁顛的跑了。

景小公子:……

進寶:我不認識他,我不認識他。

同伴如此蠢鈍,進寶隻能自己上了,他走到攤位前,前拿起一盞油燈,慢條斯理額的在手裡品鑒,挑剔的眼神不言而喻。

此時,家雀兒已經反應過來,忙熱情的上前介紹道:“這位小哥,走過路過千萬不要錯過,您來我們這攤子就是來對了啊!不是我跟您吹,咱家的手藝,那可是獨家秘方,這畫這字都是彩繪的,不褪色不怕水,晶瑩剔透好打理,臟了,您隻要輕輕這麼一擦,哎對了,就一點痕跡冇有了,您說神奇不神奇。”

景小公子瞥了一眼油燈上邊的圖案,的確與眾不同,李魚兒確實有幾分本事。

看到色彩鮮亮的彩繪,景小公子的眼睛立刻亮了起來,新奇!本公子喜歡!

但他強忍著心裡的好奇,麵上不動聲色。

該死的李魚兒,又弄出新鮮玩意吊本公子的胃口。

這次,本公子說什麼都不能輕易上當。

這時,招財屁顛屁顛的跑了回來,手裡還抱著一把太師椅。

景小公子:……

進寶:我不認識他,我不認識他。

你是怕公子還不夠招搖嗎。

周圍的人群已經投來了好奇的目光,漸漸圍了過來,卻不敢靠的太近。

因為除了招財進寶兩人,景小公子身邊還有四五個精壯的漢子護衛在側,他們腰間都帶著刀,眼神警惕的掃視著四周。

景小公子輕咳一聲,隻能順勢坐下。

進寶把玩著手裡的油燈,不說好,也不說不好,眼皮低沉著,一聲不吭,卻給人一種壓力感。

李魚兒在心裡吐槽:有錢的心機boy,就喜歡玩這套,不就是心裡戰術,從氣勢上拿捏窮人嘛。

等你魚姐姐翻身了,有錢了,信不信姐用錢砸死你!

家雀兒說的都口乾舌燥了,見對方不冷不淡的,心裡就開始打鼓了。

是他吹的厲害了?還是他們的油燈比不上店鋪裡的,入不了貴人的眼?

即使如此,他也不敢抱怨。

氣氛一下子變得有些詭異,連之前在攤位上挑選油燈的客人也察覺出不對勁,放下手裡的東西,悄悄溜走了。

李魚兒走了過去,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直直的看向進寶,天真的說到:“大哥哥是想買油燈嗎?”

不等進寶開口,景小公子先開口了。

“魚寶兒是吧?我想不想買油燈你難道不知道嗎?”

李魚兒冇想到對方直接喊出了自己的名字,但是他為什麼喊自己魚寶兒,又憑什麼喊自己魚寶兒。

這話說的,攤牌了一半算什麼意思。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